通知通告:

精神传承

您当前位置: > 学术研究 > 精神传承
抗美援朝战争中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哲学思考

抗美援朝战争中

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哲学思考

辽宁省地税局副局长  刘 保 林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仗的抗美援朝战争,以志愿军的胜利向世界昭示了中国人民的英勇而不可战胜。同时,毛泽东的雄才伟略也为世人所敬仰。本文从哲学的视角,对毛泽东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指挥艺术试做解析,以更好地学习毛泽东的军事思想。

  1. 立足一点谋求全局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以后,朝鲜人民军迅速向南推进,由于战线拉的很长,如果被拦腰截断将是致命的。从战争一爆发就密切关注战事的毛泽东主席,以其丰富的战争经验预测到美军在朝鲜人民军侧后海岸登陆的可能性。果不出所料,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使朝鲜人民军首尾不顾,战局急转直下。以美军为主力的盟军重创朝鲜人民军并越过“三八线”直抵鸭绿江而来。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出兵入朝作战就刻不容缓地摆在了中国共产党人的面前。论经济实力,我们远不及美国且新中国刚刚从战争的创伤中走来,千疮百孔还没有来得及医治。但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站在全局的高度深刻认识这场战争的来势和走向以及对我国将产生的严重影响。哲学上讲“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在毛泽东心目中至少看到了三方面的全局。

第一,我国的安全问题。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将战火烧到到鸭绿江边之我边境,并派飞机对鸭绿江大桥进行轰炸,已经严重威胁我国。况且,当时国际上社会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两大阵营的敌对形势已经形成,敌之眼前何安之有?没有了安全何谈稳定的经济建设环境?历史走到今天,试想如果鸭绿江对岸为美国所控制,我国的安全能是现在的状况吗?毛泽东的战略思维可见一斑。

第二,台湾问题。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加快了组建空军、创办海军的步伐,并请求苏联帮助解放台湾。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杜鲁门总统6月末“下令第七舰队阻止对台湾的任何进攻”(中共党史出版社《中国共产党历史》,2011年版第二卷上册,第67页。)公然粗暴地挑战新中国。在这中华名族核心利益上,经过战争血与火锤炼的毛泽东岂能任其恣意妄为。

第三,朝鲜半岛的关键问题。从哲学上讲,整体不但是由诸多的局部构成的,而且个别关键的局部及其变化对全局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离开了局部,整体就不复存在。二战结束以后,朝鲜半岛形成的以“三八线”为界的南北格局为国际所公认,维护半岛的和平就应维持业已形成的这条分界线。因此,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毛泽东始终以“三八线”为关键的局部来解决半岛的出兵、反击、推进,以谋得全局利益,使我军始终处于主动有力地位。

正是基于以上三点的战略考虑,毛泽东做出了他一生中最难决作出的决策之一----出兵朝鲜,与当时世界最强的美国军队打一场让世人另眼相看的抗美援朝战争。

二、辩证认识孰强孰弱

朝鲜战争一开始,毛泽东以高度的警觉迅即调兵遣将并部署在中朝边境的鸭绿江边。10月初南朝鲜军和美军越过“三八线”,美军飞机还越过鸭绿江对丹东等中国边境城市进行轰炸,尽管在是否出兵的问题上党内意见有分歧,但毛泽东都是耐心听取,反复沟通研究,进行民主决策。

当时的美国,经济强大、装备精良,又有原子弹并在日本广岛等地显示了蘑菇云不可一世的威力,这都是客观事实。但毛泽东也是冷静思考,并运用辩证思维的方式反复比较分析,对战争形势进行综合判断,既看到不利因素也极为重视我军的有利因素。毛泽东说美国“他在军事上只有一个长处,就是铁多,另外却有三个弱点,合起来就是一长三短,三个弱点是:第一,战线太长,从德国柏林到朝鲜;第二,运输路线太远,隔着两个大洋,大西洋和太平洋;第三,战斗力太弱。”(中央文献出版社《毛泽东传》,2011年1月版<三>,第1072页。)让我们分析一下这三条优势:

第一,腹地广阔的大后方。朝鲜半岛与我国边境线有一千多公里,既有水路也有陆路,而入朝作战离前线最近的当属丹东(当时称安东)。丹东与朝鲜两国隔江相望,江面不过千米,其上游更是狭窄,有的地方几乎是陆路相连。丹东的背后是沈阳乃至东北大后方,沈阳又是东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新中国重要的工业基地。背靠这样一个腹地,其优势不言而喻。从政治上看,中朝两国军队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鱼水般的军民关系,所到之处人民群众拥军爱军参军,支前运动轰轰烈烈,这是克敌制胜的群众基础,是以美国为首的盟军不可比拟的。

第二,给养线短,充足的后勤保障。行军打仗,粮食、武器弹药是至关重要的。俗语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就是这个道理。朝鲜北方是战争前沿的后方,中国又是朝鲜的大后方,边境相连大大缩短了运输时间。当年,我们在朝鲜战场上就建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保证了前线的供给。战争打响以后,全中国总动员,企业单位以及全民齐心协力捐款捐物,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我们经济上的困难。如当年的豫剧演员常香玉就通过义演的方式凑集资金捐献了一架飞机。而美军呢?供给线虽有南朝鲜但不足以满足其需要,在背负大洋的情况下供给只能靠水运空运且遥远的距离经常是顾东顾不了西。美小克莱·布莱尔在《麦克阿瑟》(解放军出版社1983年10月版,第321页,第351页。)书上写到:战争爆发不久,“处境不妙的韩国军队只剩下十天的补给了。麦克阿瑟完全根据自己的职权,下令立即向南朝鲜运送大批弹药,并命令他指挥的美国海空军对运送弹药的船只进行护航。”书中还写到,美将军沃克向麦克阿瑟报告说“他缺乏食物、弹药,缺乏一切----这种情况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改派大批船只去运载第10军在元山和利原登陆造成的。”供给跟不上,何谈战斗力?!

第三,兵源充足,富有战斗力。朝鲜战争中,尽管美国为首的盟军在武器装备上占有绝对优势,但在那个非现代化立体交叉的战争年代,兵员的数量还是一大优势之一,而且朝鲜的地理地形大多是山区,不适应机械化部队作战。所以,我军的兵员数量就占了绝对优势。当时,我军刚刚从八年抗日战争和三年的解放战争的胜利中走来,战火的锤炼使我志愿军具有很强的战斗力,且兵员会源源不断的从大后方进入朝鲜迅速形成战斗力。特别是在战争进行中,我军还实行了轮流入朝作战的方式,分期分批越过鸭绿江,使疲惫的部队得到休整,新的战斗力即刻奔赴战场,在气势上就有了压倒一切的英雄气概。

三、渐进累积赢得战争

以上两点都是从战略高度讲的,现在我们再从战术上对毛泽东的军事思想作一分析。大家知道,毛泽东对哲学有着深厚的研究,其《矛盾论》、《实践论》等著作至今仍是世界哲学史上的经典之作。他老人家在日常阅读中,也常从哲学的视角审视问题。比如看《水浒传》中的三打祝家庄,毛泽东就曾说,前两次没打进去,宋江就从调查研究入手,熟悉了盘陀路,拆散了李、扈、祝三家的联盟,给敌人的营盘里藏了伏兵就打进去了,这就是只有调查研究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纵观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五次战役和一些经典战争,无不闪耀着他深邃的哲学思想。

不打无把握之仗。朝鲜战争一爆发,毛泽东远在千里之外,但他每时每刻都关注着战争的进展和变化,大到战争进度、敌我人数的变化,小到地理位置中的沟沟岔岔,哪个地方适用隐蔽,哪个地方可以开展游击战,哪个地方易采取大规模作战等等,事无巨细做到了了如指掌。这些出兵前后周密细致的调查研究,为其后来的胜利指挥奠定了坚实基础。这期间,我军一方面做积极的备战准备,另一方面在舆论上伸张正义。9月30日,毛泽东决定由周恩来向世界宣布了中国人民爱和平,“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中央文献出版社《毛泽东传》2011年1月版<三>1073页。)而此时已向北迅速推进且得意忘形的美军却把“周恩来进行干涉的威胁说成是‘政治讹诈’。”(美小克莱·布莱尔在《麦克阿瑟》,解放军出版社1983年10月版,第342页)美军叫嚣着在11月23日“感恩节”前打到鸭绿江边结束战争。正在敌人大胆冒进之时,我军早已悄悄地潜伏在朝鲜的高山密林中。看到时机成熟时毛泽东致电彭德怀“美伪均未料到我志愿军会参战,故敢于分散为东西两路,放胆前进。此次是歼灭伪军三几个师争取出国第一仗胜利,开始转变朝鲜战局的极好机会。”(中央文献出版社《毛泽东传》,2011年1月版<三>,第1088页。)战斗一打响,南朝鲜伪军溃不成军,而此时麦克阿瑟并未估计到我军的实力,继续命令部队前进,我军“耐心等待韩军和联合国军一路北上,继续拉长已经吃紧的战线。他们没有打算立即对美军下手,而是要等到美军长途跋涉、精疲力竭之后再开始进攻,因为那时打败美军易如反掌。”(美大卫·哈伯斯塔姆《最寒冷的冬天》,重庆出版社2010年11月版,第6页)正在美军顺利行进之时,我军以“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的战术,迅速形成了排山倒海之势,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将“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一下子赶到了清川江以南,粉碎了麦克阿瑟的“感恩节”梦,扭转了岌岌可危的朝鲜战事,初步稳定了战局。

扑捉战机,打其薄弱。战场上的信息是千变万化的,此时的优势在一定的条件下就有可能转化为彼时的劣势。所以,一个英明的军事家就要敏锐的观察战事的变化,适时调整战略战术,这正是唯物辩证法万事万物都是发展变化的规律所在。毛泽东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就是这样随着战事的进展情况而不断地调整指挥,抓住每次战场上的变化扑捉战机,实施最有效的打击。美军在“感恩节”梦断之后,又叫嚣在12月25日之前结束朝鲜战争,又做起了“圣诞节”梦。麦克阿瑟的速胜梦也就是他灭亡之噩梦。“针对美军战略上的错误判断和恃强骄傲的心理,毛泽东、彭德怀决定采取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的方针”(中共党史出版社《中国共产党历史》,2011年1月版,第二卷75页。)果不出所料,麦克阿瑟把美军送进了我们的伏击圈之内。沃克的第8集团军在“三十六小时中,在几乎未遇到抵抗的情况下前进了十二英里。”(美小克莱·布莱尔在《麦克阿瑟》,解放军出版社1983年10月版第358页)在其前行的过程中,沃克和阿尔蒙德将军的两个集团军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两军之间有一个四十英里的空隙。他们希望空隙中的崎岖地形经会阻止敌人的突入,从而保障他们的侧翼。但是这只是一种希望而已。”(美小克莱·布莱尔在《麦克阿瑟》,解放军出版社1983年10月版,第355页)这个缝隙被侦查发现之后,我军迅速利用崎岖山路的地理优势打击敌人,将两军割裂开来孤而不能受援。“11月25日天黑不久,灾难降临了。约二十多万中国军人穿插进沃克的第8集团军与阿尔蒙德的第10集团军之间的空隙,向第8集团军的右翼---韩国第2军发起了进攻。韩国部队崩溃了,仓皇逃跑,使中部美国第9军暴露出来。第9军先是收缩,然后坚守,最后撤退了。”“令人十分吃惊的是,中国人纪律严明,指挥有方。沃克的第8集团军被这突然袭击完全打晕了头,很快开始全线后撤。麦克阿瑟对华盛顿说,他的部队现在‘必须由进攻转入防御’。”(美小克莱·布莱尔《麦克阿瑟》,解放军出版社1983年10月版第358页)。第二战役使美军的圣诞梦成了青天白日梦,重创了美“王牌”部队陆战第一师,收复了“三八线”以北除襄阳以外所有地区,朝鲜军一部进入“三八线”以南地区。

蚕食敌人,巩固阵地。胜利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一个渐进的量化过程,是通过一个敌人一个敌人吃掉、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巩固积累而成,这恰恰是哲学上量的积累到质的飞跃规律所在。针对美军增派兵员和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我军多次合围一个团而不能下的情况,毛泽东给彭德怀发电说“因为美军在现时还有顽强的战斗意志和自信心。为了打落敌人的这种自信心以达到最后大围歼的目的,似宜每次作战野心不要太大,只要求我军每一个军在一次作战中,歼灭美、英、土军一个营。至多两个整营,也就够了。”(中央文献出版社《毛泽东传》,2011年1月版<三>,第1112页。)后来,毛泽东又多次重申了这个作战方针,把它叫做“零敲牛皮糖”,并要求志愿军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正是这样一个正确的指导思想,才在后来的相持阶段不仅有效地消灭了敌人,而且也巩固了已夺取的阵地。1951年4月9日,美国解除了麦克阿瑟的一切职务,取而代之的是马修·李奇微,其接任后采取两面夹击的战法发起进攻,我军随之展开了抗美援朝战争中最大的第五次战役,虽然将敌人阻止在三八线附近,但“取得胜利后,主力向北转移准备休整时,对敌情估计不足,转移部署不够周密,在‘联合国军’趁机快速反扑时,一度陷入被动地位,志愿军一个师遭受重大损失。”(中共党史出版社《中国共产党历史》2011年1月版,第二卷76页。)此后的战争是打打停停、停停打打,我军始终将战线稳固在三八线附近,为赢得停战、争取和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抓住牵动全局的关键。问题有大有小,矛盾有主有次。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毛泽东始终善于把握战争中的主要矛盾,产生了“一子落而满盘活”的效应。在进入谈判期间,美军期初是以和谈为掩护拖延时间以争取在兵员、弹药、装备上的供给,上演了一出缓兵计。但我军并没上当,一方面积极营造舆论,坚持和平争取谈判,另一方面,也积极做好军事斗争的各种准备。这期间,我们多次粉碎了敌人包括“绞杀战”、“细菌战”在内的残酷攻击。上甘岭,这个大家十分熟悉的名字,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美军如果突破这道防线就可以进入开阔的平原地带,其坦克大炮等精良装备的机械化部队就可以长驱直入。所以,我军在此进行了英勇顽强的阻击,不惜一切代价确保阵地不失守。上甘岭阻击战,又是一个充满哲学智慧的谋取关键之局部保全局的典范。我军虽然为此伤亡了2.5万人的惨重代价,但就其稳定了朝鲜战争全局的重要作用看,其牺牲是值得的。

抗美援朝这场战争,孰胜孰败,孰对孰错,这早已是历史定论。但这几年又有些沉渣泛起,该怎么看呢?还是让我们听听美国人是怎么说的吧。朝鲜战争“这是美国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最后以人财俱失,全面失败而告终。”(美克莱尔·布莱尔《布莱德雷》,1985年10月版,第466页。)这就是历史的本真。

回顾抗美援朝战争,毛泽东的英明指挥对胜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毛泽东为此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儿子毛岸英英勇牺牲,连遗骨都埋在了三千里江山,就是毛泽东本人也是呕心沥血、日夜操劳,每天研读大量来自各方面的材料、情报,“有一段时间,毛泽东半个多月没有下床,就在床上工作、吃饭,睡眠极少。”“战场上的瞬息万变,毛泽东要根据各方面的情况加以分析,很快做出决断,指导前方作战。”(中央文献出版社《毛泽东传》,2011年1月版<三>,第1088---1089页。)

这就是一个大公无私、雄才伟略、充满哲学睿智的伟人风采。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