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精神传承

您当前位置: > 学术研究 > 精神传承
上甘岭战役65周年

上甘岭战役65周年

魏迪仁

 

今年是上甘岭战役65周年。前几天我偶从一本杂志中看到转载1952年12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的社论《战斗在上甘岭——祝贺上甘岭我军的伟大胜利》,社论说“侵朝美军在金化以北上甘岭发动的自认为‘一年来最猛烈的攻势’已被我英勇的朝、中人民军队彻底击碎了。谨向上甘岭牺牲的烈士致永恒的悼念!谨向上甘岭前线的英勇部队和战斗英雄致以崇高的敬礼!”读后,我仿佛又回到上甘岭,引起了我对那场战争深深的回忆。

 

(一)

上甘岭战役的激烈程度与我军的英勇顽强,这在世界战争史上是少有的。敌军为了攻破上甘岭537.7和597.9两个高地的防线,进而向北侵犯,竟出动了两个师的兵力和100多辆坦克及美8军的炮兵总队,每天向我阵地发射炮弹24000多发,最多一天发射30万发,每天平均出动飞机60多架次,最多一天出动250多架次,投下重磅炸弹500多枚和大批凝固汽油弹,每天出动坦克60-70辆,进行摧毁性的射击,每天这样多的钢铁倾泻在3.7平方公里狭小的阵地上,树木被一截一截的炸断,堑壕多处被炸平了,有的坑道口被炸短了3-4公尺,指挥所通向两个高地的交通沟大部分被炸断了,坚硬的石头被炸成粉末,两个山头的海拔高度被炸低近2公尺,山沟里的水源被泥沙和碎石掩埋,后方通向前沿阵地的运输通道被敌军的炮火严密的封锁着,坚守在两个高地的我军指战员每天只能啃着坚硬的压缩饼干,没有水喝,压缩饼干一口也难得咽下,大家都渴得实在不行,只好相互间以尿解渴,尿也没有了,不少指战员的嘴唇干裂出血,有的坑道在卫生员的指导下,一个一个的嘴唇紧贴在那潮湿的坑道壁上滋润一下。就在这时,军师领导组织大批干部战士向两个高地的指战员运送苹果和东北萝卜,既能解渴又能充饥,可前沿坑道的指战员能够吃上一个苹果或萝卜,不知有多少运输线上的干部和战士前仆后继倒在血泊中,就是在这样惨烈艰苦的情况下,敌军还是付出40000多人的伤亡,被我军击落击伤敌机200多架的代价,其中仅45师就毙、伤、俘敌13896人,击毁敌坦克40辆,击毁大口径火炮20门,击落敌机21架,击伤敌机65架,缴获火炮17门,以及各种枪、弹数千余支(发)。坚守在两个高地的我军指战员,没有让敌军前进一步。

 

(二)

这次战役历时43天,我军取得了坚守防御的最后胜利。在43天的战斗中,涌现出了大批英雄,仅45师就涌现出特级英雄黄继光、一级英雄孙占元、二级英雄牛保才、葛洪臣、侬臣秋、郑全钵、王彦林、田立明、龙世昌、赖发钧、陈治国、易才学、李中先、刘俊卿、蒋元伦、欧阳代炎、陈振安、张全合、孙子明、邓章德、栗振林、吕慕祥等22名。

这些英雄们的英雄事迹我们应该永远牢记并传给后代:

特级英雄、特等功臣、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黄继光所在营在10月14日凌晨反击597.9高地时,夺回4号、5号阵地,前面零号阵地又发现新的火力点,这时部队受阻,黄继光挺身而出,要求去炸掉这个火力点,经营参谋长张广生和6连连长万福来的批准,并任命他为6连6班班长,带领6连通讯员吴三羊、肖登良去执行爆破任务,他们炸掉两个地堡以后,零号阵地那个最恶毒的火力点就暴露在他们3人面前,这时吴三羊不幸牺牲,肖登良也负了重伤,黄继光在继续前进中跌倒了爬起来,爬起来又跌倒了,他忍受着7处负伤的疼痛,直接扑向那个最恶毒的火力点,并以自己的胸膛堵住正在发射的机枪口,他以自己年轻的生命为反击部队开辟了前进道路并击退了敌人的进攻。

1952年10月14日,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135团7连排长孙占元带领一个排跃出坑道和冲向597.9高地的敌军近距离进行拼杀,打死打伤敌军80多人,而我军战士们也先后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孙占元手中的子弹打光了,两腿也负了重伤不能行动,在三面受敌的情况下,他忍着巨烈的疼痛,将剩下的一颗手榴弹拉响与敌人同归于尽。后面冲上来的敌人见状,吓得不战而退。

二级英雄、特等功臣、134团6连排长葛洪臣,在战役打响的第5天,他率领一个排配合兄弟连队反击597.9高地北山4号阵地时,歼敌20多人,接着又向逃敌追歼,直接抵进敌人前沿阵地,迫使敌军将向我阵地进攻的兵力抽回防守,削弱了敌军当天向我军进攻的气势,有力地巩固了我军的阵地。次日,他率领全排又受命坚守主峰阵地,这时他已两处负伤而不下火线,接着又腹部中弹,肠子都流了出来,但他为了不影响战士们的战斗士气,咬牙忍痛,坚持杀伤敌人,最后为掩护部队进入坑道,他单身抗敌,在弹尽被敌围困的紧急关头,他拉响手中的一个手雷投向敌人,而他自己也光荣牺牲。

 

(三)

战后的上甘岭,在那3.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除了两个朦胧的山头以外,很难看到像样的实物,地上都是沙石和弹片,寸草不见,被敌军炮火击断的一根根树椿上尽是弹孔和留在树椿上的弹片,送到北京军事博物馆那根树椿上残留着370个弹孔,它虽然不能再增加年轮,但它却成了那场战役激烈程度的见证。

战后的上甘岭,虽然见不到像样的实物,但它却增添了两个有形的实物,一个是在597.9高地的零号阵地上,由朝鲜人民的领袖金日成元帅提议,在黄继光牺牲的地方,建造了一座纪念碑,上面刻着《殉国烈士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级英雄黄继光烈士永垂不朽》,表达了朝鲜人民对烈士永恒的怀念和崇敬;另一个是在金化以北的一个无名高地上,由韩军建造的一座石碑,上面刻着《狙击棱线》,这可以说明它是美军失败的记录。

上甘岭战役举世闻名,它留给人们的不仅仅是荣誉和奖励,而是证明中国军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团结奋斗,勇于拼搏,光荣而伟大的人民军队。

1953年6月16日上午,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菊香书屋单独接见了上甘岭前线指挥员15军军长秦基伟,毛主席说:“历史上没有攻不破的防线,上甘岭防线没有被攻破,这还是奇迹。”刘少奇副主席紧紧握着秦基伟的手说:“上甘岭开创了一个世界纪录。”周恩来总理亲切握住秦基伟的手说:“你们打得很艰苦,很顽强,很出色。上甘岭战役是军事上的一个奇观。”

 

 

(作者:魏迪仁,志愿军原45师老战士)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