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精神传承

您当前位置: > 学术研究 > 精神传承
我在安(丹)东抗美援朝岁月里

我在安(丹)东抗美援朝岁月里

刘仲文

 

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5周年, 60多年前,我21岁,担任团市委书记,参与了安东(今丹东)抗美援朝的全过程。当年,安东作为抗美援朝大后方的前沿基地,安东人民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特殊的重要贡献,被誉为“英雄城市”。现在我虽已88岁高龄,但抗美援朝的许多往事,至今仍然历历在目。现在讲述几件我亲身经历的事儿,以飨后人。

 

(一)

1950 年 6 月 25 日,朝鲜战争爆发。 7 月中旬,东北边防军 13 兵团进驻安东,担负起保卫国防的重任。 13 兵团进驻安东后,市政府立即成立了“军队接待站”,专门负责安排部队的食宿等工作,并把市第一百货商店第六门市部改为“军人商店”,专门供应部队的日用生活品。

8 月 27 日、 29 日,美军飞机先后侵人宽甸县长甸河口、古楼子和安东市,扫射机场、民船,打死打伤工人、渔民多人。事件发生后,我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先后致电美国国务卿艾奇逊、联合国安理会主席马立克及秘书长赖伊,强烈抗议美机侵人我领空的挑衅行为和残杀我同胞的罪恶行径。与此同时,安东市政协、总工会、妇联、学联、文联、工商联、中苏友好协会、团市委和市郊农民协会等 9 个群众团体,联合致电联合国安理会,要求严惩残杀我同胞的祸首。中共安东市委、市政府也于 9 月 4 日至 10 日,领导全市人民开展了抗议美机侵犯我领空、残杀我同胞活动。 9 日,周恩来总理还派外交部的陈叔亮、周敏、曹棉芝到安东市和宽甸县等地调查美机人侵我领空的肆虐暴行。

就在安东人民还沉浸在痛悼死难同胞之时,侵朝美军的飞机又于 9  月 22 日向安东市镇安路东南一带投掷了 12 枚重磅炸弹,又炸伤了我们两名同胞,炸坏房屋 28 间。为此,周恩来总理再次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并转联合国第五届大会主席安迪让及安理会主席杰伯,要求联合国采取有效措施制止美国的侵略行径。美帝对中国人民的立场竟置若罔闻,而且步步进逼。 10 月初,美军越过“三八线”迅速向中朝边境推进,将战火烧到鸭绿江边。

10月 8 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根据毛泽东的电令,19 日晚,中国人民志愿军分别从安东、长甸河口和辑安渡过鸭绿江入朝参战。

 

(二)

1950 年 10 月 20 日,也就是志愿军奉命渡江的第二天,中共安东市委通过了《目前安东市的几项工作》的决议,确定了“目前安东市的中心任务是动员和组织全市人民及一切力量积极做好支前和防空工作”。为此,安东市建立了战时领导体制,当时,由我主持团市委的日常工作,直到 1952 年 1 月,我任团市委书记。1951 年 4 月 13 日,安东市成立了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安东市分会。同时,各机关、企业、街道、农村也普遍成立了基层抗美援朝分会.在同级党组织的领导下,组织协调全市的抗美援朝工作。为了适应工作需要,安东市还相应建立了军事管制委员会、支前委员会、扫雪委员会、防疫委员会和卫生消毒工作指挥部等工作机构。这些机构都是与战时工作相配套的。

 

(三)

由于朝鲜战争爆发,安东市由生产建设城市变成了国防前线城市,这就面临着工厂的搬迁、疏散工作以及留下来的工厂坚持生产等具体工作。为此,市委于 10 月 17 日召开会议,专门研究和部署工厂搬迁工作,我参加了会议。会上决定成立以市委副书记李澄为组长,由时任安东造纸厂党委书记谢荒田、市委秘书主任茹明伦、劳动局长戴谦和我组成的工厂搬迁工作委员会,专门处理公营工厂搬迁、疏散中的有关问题。会上,我当即表示,要带领全市团员与青年在工厂搬迁工作中起到先锋队和突击队作用。 10 月 22 日,市委召开全市战时动员会后,我立即召开了全市团干部会议,传达市委会议精神,决定分两条战线开展工作:一条战线是深人工厂,发动团组织带领团员与青年,做好机器拆卸、包装和运输工作,同时,还要做好随厂搬迁的职工和家属的思想动员工作;另一条战线则是做好坚守生产岗位的团员与青年的思想工作。

当时,我重点到东北第三纺织厂,也就是后来的化纤厂工作。由于思想发动工作做得比较充分,广大团员与青年在搬迁中起到了突击队的作用。许多团员和青年连续几天几夜不休息,干在车间,吃在车间。饿了啃口凉馒头、冷窝头,困急眼了就倒在机台上眯一会儿,醒来再继续干。有的青年连家都顾不得回,就跟着机器一起走了。安东纺织厂有个叫杜立芝的女团员,年仅十七岁就是全国劳模,在职工中享有很高的威信。她带领工人连续大干三四昼夜都不回家,接着打起小背包,随机器一起到了佳木斯。东北第一丝织厂有个名叫苏正英的女青年,因积极随厂搬迁到外地,与热恋中的男友中断了恋爱关系。那时,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

由于动员工作做得深人、细致,有组织的迁移和疏散工作很快在全市形成高潮。从 10 月15日到 25 日,短短的 10 天里,在安东市的 28 个省属工厂,共迁出 16 个,其中有 8 个迁出后立即恢复了生产。留在市内的 12 个工厂有 9 个仍在坚持生产。光华火柴厂迁到了营口;光华卷烟厂的一部分到了凤城,一部分到了沈阳,大部分到了营口。那么多的厂子,那么多的设备,那么短的时间,一下子就搬走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四)

在组织工商企业和市民群众疏散工作的同时,防空工作也在进行。 1950  年 8 月 27 日,在美机首次侵人安东市上空施暴的当天,市委就召开会议,决定立即领导全市人民与敌人展开积极的反空袭斗争。

1950 年 11 月 8 日至15日,侵朝美军连续出动 600 架次飞机,对朝鲜新义州和鸭绿江大桥进行毁灭性轰炸。 8 日中午,美机象一群乌鸦似的,笼罩在新义州和鸭绿江大桥上空。倾刻间,重磅炸弹、燃烧弹和凝固汽油弹等一同从空中倾泻下来,新义州市顿时陷人一片火海,一座好端端的20多万人口的城市几小时之间就被夷为废墟。这时,成千上万受难的新义州市民,潮水般地涌上鸭绿江大桥,向安东市蜂拥而来。追逐而来的美机在逃难的人群头上盘旋、俯冲、扫射。已经跑到鸭绿江大桥上的很多人,被凝固汽油弹烧着后,便往鸭绿江里跳,被滔滔的鸭绿江水卷走。

安东市委、市政府一面对逃难到安东的朝鲜难民做好安置;一面组织担架队过江救护。头道桥派出所一名青年民警一次就安置了 20 多名难民。 同时,领导全市人民立即投人抢修电路,架设“义东线”,保证全市军民的用水用电;还在最短的时间内,对被炸坏的江桥铁路线进行抢修,保证了前方军运的畅通无阻。

11 月 22 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新华社记者汪文撰写的通讯《站在国防前线的安东人民》 ,向全国人民介绍了安东人民不畏强暴、舍身忘我、积极支援抗美援朝斗争的感人事迹。

 

(五)

在新义州被轰炸后的第三天,根据市委的指示,团市委组织了以毕文廷为团长,我为副团长的慰问团,带着布匹、棉花等生活物品,到新义州慰问。一过江,我们就强烈地感受到战争给人民带来的沉重灾难。举目望去,没有一间完整的房屋,没有一条平坦的道路,满视野都是轰炸后的荒山秃岭和还散发着炮弹气味的堆堆废墟,被炸掉了人的肢体、血肉还挂在树上和建筑物上,一片家毁人亡的凄凉景象,使人惨不忍睹。

我们怀着深深的同情,在朝鲜同志的陪同下,去慰问难民。当我们走进一个不足 10 平方米的防空洞时,看到20几个人挤坐或躺在干草上,其中有七八十岁的老人,有几个月的婴儿。洞里的温度很低,阴暗潮湿,气味难闻。朝鲜同志介绍说,这里的人都不是一家人,是轰炸后从废墟里抢救出来。当介绍我们是从中国安东市过江来慰问他们时,他们就像遇到亲人似地搂住你便嚎陶大哭,这景况更让我们的心象被撕裂了一样地疼痛,这是两国唇齿相依关系的真实体现。此时此刻,我们只能鼓励他们,坚持斗争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

 

(六)

1951 年 4 月 7 日上午 9 时零 5 分,在对朝鲜的新义州进行毁灭性轰炸后,侵朝美军又出动 B-29 型轰炸机 24 架,对鸭绿江大桥和安东市区进行了轮番轰炸,并在市区三马路投掷重磅炸弹 6 枚,在江桥东侧投弹 4 枚。顿时,安东市区陷人了硝烟和火海之中。省委书记张启龙、市委书记张烈和市长陈北辰都亲往现场视察并慰问。市政府为每个死难者都买了棺材,分别安置了受难家属的住处和生活,并把重伤号送到医院救治。

4 月 12 日上午 9 时23分,当人们刚刚掩埋好受难同胞的尸体时, 31 架美军 B-29 型飞机再次侵人我领空,对三马路和九连城老龙头进行轰炸和扫射,投弹 110 多枚。4 月 25 日,市委、市政府召开了全市各界代表1500人参加的追悼死难同胞、控诉美帝侵略暴行的大会。会后,在全市掀起了声讨美帝罪行的怒潮。 4 月 26 日,按照中共中央东北局和省委的指示,我市组成了以副市长段永杰为团长,市妇联主任白晶泉、市工商联常委任剑秋为副团长,包括受难家属于邹氏、杜冷氏、林贤亭以及抢救模范曲大娘、拥军模范尹桂芝等人为成员的“安东市人民赴京控诉美帝侵略暴行代表团”。代表团在沈期间,根据东北局的指示,改名为“东北人民控诉美帝侵略暴行代表团”。在京期间,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作了报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进行了大会实况转播,有 728 处分会场和收听小组组织了收听。代表团向全国和全世界人民揭露和控拆了美帝侵略暴行,汇报了安东地区和东北人民进行反侵略斗争的英雄事迹,在北京和全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推动了全国的抗美援朝运动。

 

(七)

为加强对空防犯、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在市区各制高点都设立了防空监视哨、了望哨,昼夜值班,严密监视敌机的活动。这些监视哨的重点部位大多是由我们青年团负责的。我们还动员青年团员积极报名参加防空通讯队,后来国家决定成立一支防空通讯部队,也就是防空军,成了解放军的一个兵种。除了建立对空监视哨、了望哨外,全市机关、工厂、街道、团体及部队都修筑了防空壕、待避壕一类较坚固的防空工事,并实行了全面的灯火管制,进行了必要的训练,基本上做到了“内亮外黑”。

1953 年 5 月 11日,是我印象最深的一天。那天晚上,两架美 B-29 轰炸机先是在锦江山一带上空盘旋,搜寻目标。晚 9 点多钟开始轰炸。因为是晚间,又是灯火管制,街上漆黑一片。结果警笛一响,人们爬起来就往外跑。在看不见飞机的位置和辨不清方向的情况下,大家凭感觉都往锦江山上跑,而美机的炸弹恰恰都扔到了山下的铁路机务段附近。后来听说美军是在得到情报后,派飞机有目的地前来轰炸的。原来在锦江山大桥下停放着 20 多车皮的炸药,是特务把这一情报传递过去的。不过,那 20 多车皮的炸药,早在美机轰炸前就已被转移到蛤蟆塘附近了。

 

(八)

工厂搬迁后,团市委主要工作是动员团员青年参军支前。当时一部分团员和青年随着工厂迁走了,而另一部分则回到了街道。为了便于工作,我们将团市委的干部分成几个小组,分片包干,下街道进行组织宣传和动员工作。经过层层发动,仅市内 5 个区就有近千名团员青年报名参加志愿军,团员参军约占青年参军总数的 40 %。安东造纸厂一个厂子就有 95 人入朝参战。

我们还把留下来的各工厂企业的团员青年和职工组织起来,开展“爱国主义生产竞赛”、“反美生产竞赛”,以增加生产的实际行动支援前线。安东机械厂因遭受空袭破坏,动力发生故障,青年团员和工人师傅一起用手扳动皮带轮,宁肯自己多吃苦,也要完成生产任务。铁路安东分局团组织发动团员带头参加抢险队,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奋不顾身地抢修江桥。在 1950 年 11 月 8 日,美机轰炸新义州和鸭绿江大桥时,铁路电务段电话交换所的墙皮被震垮了,窗户玻璃的碎屑四处飞溅。当时在场的团支部书记王静彬带领团员陈子娟、赵玉珍、王文莉和刘俊华,冒着生命危险坚守岗位,及时准确地接通每条线路,保证了战时通讯的畅通。市邮电局王心力、石美兰也在轰炸中做出突出贡献,王心力还被选为全国劳动模范;王静彬被选为出席第三届世界青年学生联欢节的代表。

 

(九)

志愿军入朝作战后,安东成为后方前沿的第一站,伤病员回国首先要在这里进行抢救和医治。为此,我们团市委就组织女青年参加护理志愿军伤病员工作。有位回族女青年,父母不同意她去护理伤病员,她就背着父母偷偷去,而且表现得十分突出。她给志愿军伤病员擦洗身子、洗衣服,不怕脏不怕累,使伤病员们充分感受到祖国亲人的温暖。镇兴区花园街妇女会长、团员张俊梅,组织了 200 多名妇女为军队做了 300 多床被,其中她和她的母亲就做了 50 床。此外,我们还组织全市青年团员和中小学学生积极参加捐献飞机大炮和反细菌战活动。在这些活动中,青年团员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为了保证前线给养、弹药等军用物资运输,急需增加一批汽车兵,我们又动员了一些男青年去当汽车兵。由于战事紧张,他们仅集中学习训练了一个星期,刚刚掌握了开车的基本要领,就开着车上了前线。

 

(十)

抗美援朝战争一开始,国民党时期潜藏下来的敌特分子和土改时被没收了土地的地富反动分子就急不可待地跳了出来,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安东造纸厂、安东橡胶厂、安东机械厂都出现过各种破坏事故。还有搞策反、贴“反标”、打信号弹制造谣言的……这些破坏活动对抗美援朝运动产生严重影响。为此,市委根据党中央和东北局的指示,从 1951 年 1 月到 5 月,在全市开展了镇压反革命运动。安东市层层发动,全民参加。特别是5 月 17 日,由 20 多万市民参加的广播控诉公审大会,盛况空前,有力地震慑了敌特分子的嚣张气焰。

1952 年 1 月到 7 月,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中开展了“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因为我直接参与了安东市的“三反”运动,对此颇有感触。“三反”运动是我们党在执政初期为保持共产党人和国家机关干部的廉洁而进行的一次斗争,它在我们党的反腐倡廉史上有着独特的意义,它及时铲除了滋生腐败的土壤,遏制了贪污浪费现象的发展,教育了全党,也惩治了腐败。对我们今天开展的反腐败斗争,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我作为一位抗美援朝的亲历者,衷心希望我们的后代能牢记抗美援朝的光辉历史,弘扬和传承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丹东人民更要发扬抗美援朝的光荣传统,珍惜“英雄城市”的荣誉,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团结一心,共同奋斗,把丹东建设成现代化的“英雄城市”。

 

(作者:刘仲文,中共丹东市委原书记)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