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精神传承

您当前位置: > 学术研究 > 精神传承
抗美援朝战争中卫生勤务保障的战绩与反思

抗美援朝战争中

卫生勤务保障的战绩与反思

袁永林  少将

 

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习近平同志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不愧为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不愧为祖国安全和世界和平的坚强卫士,不愧为‘最可爱的人’光荣称号。”

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为祖国人民立下不朽功勋的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牺牲。2014年10月29日,国家民政部、总政治部确认:抗美援朝烈士为197653名。抗美援朝期间,我卫生勤务保障战线,为保证志愿军将士的生命安全也尽了最大的努力共救治伤病员838417名,其中,伤员383218名,治愈归队217149名,达56.7%,为抗美援朝战争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6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回顾抗美援朝光辉历史,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其中,认真总结并反思卫生勤务保障工作,对于新形势下的现代化战争,仍具有一定的参考、借鉴和启示作用。

 

 

 

战地救护英雄辈出,

值得永远称颂。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卫生勤务保障战线涌现出一大批英雄、模范、功臣,创造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1 9 5 1年9月7日,在中马山战斗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125师375团9连卫生员贠宝山,随突击队行动,担负抢救任务。当胳膊和右腿中弹负伤,仍坚持救护伤员;在激战中腹部又受重伤,肠子流出腹外,忍着剧痛将肠子塞进腹内,继续爬行救护伤员,终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被追授一级英雄称号。1 9 5 2年10月上甘岭防御战役中,战斗极为激烈,志愿军部队转入坑道作战,坑道救护十分困难,运输线遭到严密封锁,卫生员、担架员伤亡很大,伤员运不下来。133团卫生员陈振安在受敌包围中,连续5天6夜不眠,一面战斗一面精心医护2 5名伤员。他用棉大衣撕成敷料,煮沸消毒后包扎伤口,用箱板作临时夹板,将自己的干粮分给伤员吃,接石缝滴水给伤员喝,直到伤员脱离险境。还有,冒着敌人密集炮火,一人抢救57名伤员的彭万义同志;自己负伤不下火线,杀伤30多名敌人,抢救51名伤员的余有江同志;伏在伤员身上,保护伤员安全,使伤员脱险,而自己负伤两次仍坚持工作的一等功臣、担架员向家华同志;599团卫生员高振德,在战斗中全连抢救员只剩下他1人,他不顾危险连续抢救伤员1 2 8名;597团5连卫生员张郭锋,在轿岩山战斗中负伤,坚持不下火线,继续抢救4 9名伤员。

第67军在战役中,卫生员和担架员中涌现出一等功臣5名、二等功臣3 2名、三等功臣4 1 9名;金城川战斗中,602团8连李文才小组6小时通过800米炮火封锁区,往返抢救伤员、烈士2 9名,自己无一人伤亡。230医院原院长朱勇是其中的优秀代表,她当年16岁,随大部队踏上异国土地时,洽逢第二次战役打响,部队在开进途中,便遭遇敌机轰炸,她昏倒醒来后坚持随部队挺进,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抬担架抢救伤员,1951年深秋一个夜晚,她在洪水中背起一个伤员脱离险境,战后朱勇荣获一级战士荣誉勋章,荣立二等功。他们的英勇业绩将永远载入共和国史册,值得我们永远称颂。

 

战争残酷环境恶劣,

卫勤保障艰难。

 

抗美援朝战争中,敌人既有地面炮火优势,又握有制空权。敌机除以大编队机群轰炸城镇、铁路、桥梁外,并以歼击机小机群多批次钻山沟、毁村庄,桥梁被炸毁,交通被阻断。我各级救治机构都在敌机威胁之下展开工作,并常遭袭击。从前沿至团救护所又在敌人炮火射程之内,敌人经常以重炮密集射击,配合空军构成层层封锁区,以阻断我前运物资,后送伤员。大部分医疗机构、药材仓库都要建筑在地下或半地下,战役后方医院展开救治受限。战争开始前,考虑到这是一场双方实力相差悬殊的现代战争,我军可能会发生大量伤亡,中央军委决定在东北部署医院93所,10万张床位;在朝鲜部署39所医院,23700张床位。参战后由于环境条件限制,在朝鲜只部署了12000张床位,而且又因战局不稳,医院频繁转移,极大地影响伤病员的救治。由于战场残酷,环境恶劣,卫生人员救治伤员代价也十分巨大。战斗中炮火连续,伤员抢救后送困难,易遭再次负伤,增加阵亡机率。如第38军在394.8高地的战斗中,伤员的再次负伤率为24 .4%。由于同样原因,抢救人员伤亡亦大。如上甘岭战役中,运输队伤亡1700余人,占总伤亡人数的14%,担架队120人战后仅30名存活,为了抢救一名重伤员,牺牲了17人又如1953年金城进攻战中,第67军的485名抢救人员,由于抢救的时机不当,伤亡了206名。

 

伤情严重伤类复杂,

救治难度很大。

 

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伤亡人数占参战人数的26. 20%,其中伤员占20.2%,阵亡与伤员的比例是1:3.36。伤员中炸伤的比例占62.2%。敌人大量使用凝固汽油弹、燃烧弹,烧伤占2‰。伤情严重,重伤员占1/3,战伤休克发生率高达7—10%。战斗中,被武器击中在阵地当即死亡或来不及送到团救护所而死亡者占23%。志愿军以劣势装备而对武器装备优良的美军,火线抢救有这样的成绩也是难能可贵的。志愿军火线抢救成功率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军的1:3.1和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军队的1:3.1相接近。但是,美军在战争中阵亡与伤员仅为1:4.1,阵亡明显要低于志愿军。之所以美军阵亡少,根本原因是后送能力强。他们采用快速后送工具如直升救护机、装甲履带救护车,使许多濒于死亡的伤员在受伤后4-6小时到达师救护所,甚至越级后送到后方医院,从而得到优良的救治。而志愿军伤员后送的手段落后,轻伤靠步行,重伤主要靠人背和担架抬运,加之白天又不能行动,以致后送速度很慢,一些失血、休克伤员未及送到团救护所救治即在阵地牺牲。特别是在运动防御和阵地防御战时,后送道路被敌封锁,伤员在坑道里滞留送不下来,常导致再次受伤或延误救治而死亡。如第四次战役阵亡与伤员之比为1:2.30,上甘岭防御战为1:1.85,阵亡相当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伤员死亡率为5.66%,而美军由于后送能力强,伤员在2小时内可送到后方医院,6小时可送到日本,10小时可送回美国本土,从而使伤员的死亡率由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4.5%,下降到2%。

 

条件艰苦运输线长,

伤员后送艰巨。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伤病员后送工作是卫生勤务最繁重、最艰巨的任务。作战区伤员后送最困难是从火线到团,没有汽车,只靠担架。1952年上甘岭战役后送一名伤员平均需要72小时,整个战役运输人员伤亡1700余人,占总伤亡人数的14%,担架队120人战后仅有30名存活;1953年夏季进攻阶段,12小时到达团救护所的伤员只有50%。经过敌军的狂轰滥炸,朝鲜的城镇和大多数乡村被夷为平地,当地供应和房舍均很困难, 70%的伤病员必须后送回国。但由于运输线长达四、五百公里,四次战役为六、七百公里。又因白天敌机活动频繁,后送大都在黑夜进行,防空稍有疏忽,即可遭敌机袭击而致伤亡。运输线常因敌机轰炸和洪水泛滥被阻断,因而出现伤病员在作战区、兵站区大量滞留,从阵地受伤送到国内需要21天。战争后期,我军改装野战卫生列车,成立护送队,改善后送条件,缩短了后送时间,大大降低了后送期间的死亡率。

 

疫源不明物资匮乏,

卫生防病任务繁重。

 

志愿军仓促入朝,很多保障没有预案。首先是对朝鲜的医学地理情况不明,1951年虱媒传染病在军内流行,共发生斑疹伤寒5390名,回归热10682名,发病率为1.8%。部分部队发病率高达2.9%-3.8%, 同样造成了极大的非战斗减员。二是对作战环境不熟悉,对水文、气候、自然环境方面缺乏了解第二次战役时值隆冬季节,由于对朝鲜气候地理情况了解不清和对严寒天气重视不够,部队缺乏御寒物资和经验,全战役东西两线冻伤减员5万零6百余人,占参战兵力的14.5 %。特别是第9兵团长期驻在江浙地区,入朝参战时冬装未发齐,部队长时间生活在零下20摄氏度的野外,以至发生冻伤3万余人,占参战人数的22.1 %。三是第四次战役部队大兵团连续机动,后勤保障更加困难,主副食供应不足,从1951年初到1952年4月夜盲症发生率高达6.7 %,个别部队达40 %。战争初期由于运输车辆不足,装备物资不能按时送到前线。据资料记载,从下达入朝作战命令至10月24日仍没有完成物资的储备计划。除部分物资被美空军轰炸损失外,大量物资仍滞留在鸭绿江边和铁路站点,未能送到指定地点。“天上挂灯,路上撒钉,地下炸坑”的朝鲜战场后勤环境更使我军供应艰难。

 

敌人使用细菌战,

严重危害我军民健康安全。

 

战争期间,美军进行了灭绝人性的细菌战,这又是我军从未遇到的新问题。动员全军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维护部队的战斗力,成为当时志愿军卫生工作十分重要的任务,1 9 5 2年1月2 8日上午,美机在江原道平康郡我二线部队第42军驻地上空低盘旋,下午我军战士李广福在驻地平康郡金谷里内山洞一带的山坡雪地上发现了大批苍蝇、跳蚤和类似蜘蛛的昆虫,一片片地散布在约2 0 0米长、100米宽的雪地上。李广福随即将这异常现象向部队领导作了报告。经昆虫学检查证明,从雪地上采集的昆虫标本有黑蝇、人蚤、红螨。细菌培养证明,在黑蝇体内带有霍乱弧菌,跳蚤带有鼠疫杆菌。之后又在其他地区也相继发现类似事件。如:1 9 52年2月1 0日晨,美机在开城东大院洞附近投撒黑蝇;11日下午在铁原郡槐阴洞美机用纸筒弹投下大量苍蝇和带有鼠疫杆菌的人蚤;1 2日下午美机在铁原郡马场面乃文里投撒大批黑跳虫、苍蝇、蜘蛛和跳蚤;17日美机在平康郡佛加里投撒黑蝇;l 8日晨美机又在平安南道平原郡东松面青龙里投撒大批苍蝇。以后不久,美帝国主义更将细菌战延展到我国境内,美机先后在抚顺、新民、安东、宽甸、临江等地撒布大量带有病菌的毒虫。3月8日,我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严正抗议美帝国主义用飞机在我国境内撒布病菌毒虫。

为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我军将灭杀工作与战斗任务结合,建立充实防疫队、检验队、机动传染病医院等进行专业检测和消毒灭杀,封锁疫区,宣传教育,发动群众,组织部队开展卫生运动,没有造成传染病的流行。   

抗美援朝战争,是对于卫生勤务工作的一次重大的考验。在当时的环境条件下,志愿军卫生工作人员克服艰难困苦,发挥集体力量,贡献了每个人的精力,完成了任务,成绩是巨大的,在军事医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当前,针对朝鲜半岛战争危机,再次展开对抗美援朝战争我军卫生勤务工作特点的研究,就是以史为鉴,避免重蹈覆辙,更要举一反三,为我军现代卫生勤务建设提供一些参考。正确认识和总结抗美援朝战争这一特殊历史时期的经验教训,对于今后的战争应该有所裨益。

 

(作者:袁永林,原总后卫生部副部长)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