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理论文章

您当前位置: > 学术研究 > 理论文章
抗美援朝精神的实质与时代化
 
  抗美援朝精神是指导、鼓舞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投入抗美援朝战争并通过这场战争表现出来的伟大民族精神。
  抗美援朝战争的特别之处在于,敌我双方军事力量的强弱和战争结果的胜负完全出离了人们传统逻辑中的惯性想象。中朝人民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胜利是“手榴弹”对“原子弹”的胜利。这种条件与结果的巨大反差,令人们感慨之余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是强大精神力量主导了这场战争。
  毛泽东同志把抗美援朝精神概括为三个方面,即,爱国主义精神、国际主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以此为基础,江泽民同志将抗美援朝精神进一步丰富发展为五种精神:“祖国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祖国和民族的尊严而奋不顾身的爱国主义精神;英勇顽强、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畏艰难困苦、始终保持高昂士气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为完成祖国和人民赋予的使命、慷慨奉献自己一切的革命忠诚精神;为了人类和平与正义事业而奋斗的国际主义精神”。
  在抗美援朝战争过去了六十周年之后,我们继续深入研究、总结。宣传和弘扬抗美援朝精神,其目的,既是告慰历史和前辈,也是鼓舞时代和今人,更是造福明天和来者。
 
抗美援朝精神的实质
 
  唯物辩证法认为,世界上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的,都与其所在的整体中的其它部分互相联系着。既有横向的空间联系,又有纵向的历史联系。这里仅从历史的纵向联系角度看,抗美援朝精神不是凭空而来的,它是中华民族传统精神在那个特殊年代的反映。反映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传统文化精神首先是“仁”的精神和“义”的精神。“仁”和“义”是中国传统文化最为重要的两大核心价值观。“仁”者爱人,“义”者,是站在公平正义的立场上在别人有难时出手相助。在抗美援朝精神中,“抗”者为义,“援”者为仁。当我们唱起《我的祖国》时,总会一次次被其中的仁义精神所激励:“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中国军民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所表现出的这种“仁、义”精神让全世界看到,中华民族在骨子里不但有追求中庸和谐的一面,更有在关键时快意恩仇、决战决胜的勇气和力量。
  中华民族自从鸦片战争以来就倍受西方列强的压迫与欺凌,与之相伴的,是中国人传统的优秀民族精神日渐衰微,无法彰显,始终不能形成强大的综合能量。直到二十世纪初叶,随着马克思主义传播到中国,随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尤其是随着毛泽东作为党的领袖驾驭中国革命这条航船后,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精神不但复活了,而且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酣畅淋漓地发挥到了无以复加的极致状态。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社会发展和变革的决定力量,但从来没有否认领袖人物的历史作用。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有着深厚中国传统文化底蕴的毛泽东,作为党、军队和人民的最高领袖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总结毛泽东的一生,其人格结构的重要特征是:反抗强权,保护弱小,成就大我。早在童年时期,他就以逃学反抗私塾先生的体罚强权,稍长,他曾离家出走以反抗父权的压迫,后来,他以学生身份联合各方力量开除校长(《驱张干书》)以反抗教育强权,再后来,他与国民党合作反抗军阀强权,国共关系破裂后,它反抗国民党的政治强权,日本入侵中国后,他北上抗日,再度与国民党合作,经过二十八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在他的率领下,中国人民以强大的反抗精神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现在,当站起来的中国人民遭遇美帝霸权主义的挑衅与压迫时,已经燃烧到鸭绿江边的战火再次点燃了毛泽东和全中国人民的反抗精神。如果说此前的一系列反抗更多的是解放和保护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的话,那么,这次抗美援朝战争更有保护朝鲜人民、维护世界和平和一战定乾坤的伟大意义。“仁”和“义”的精神通过“抗”和“援”的形式获得了光辉的再生。
  当然,“仁”和“义”只是抗美援朝战争体现的传统精神的一个方面,它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即,保家卫国。毛泽东后来总结说,“保家卫国”这个口号很重要,因为当时调查表明,有百分之二十的战士、干部是愿意打的,有百分之二十是不愿意打的,还有百分之六十,是打可以,不打也可以。所以要把国际主义跟爱国主义结合起来,叫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我们出国作战不只为了朝鲜人民,也为中国人自己。但如果不去支持朝鲜人民保卫他们的家园,我们也不能保自己的家,卫自己的国。显然,“卫国”中体现着传统文化里“忠”的精神,就是对国家对人民的忠诚,而“保家”是保什么呢?除了保赖以生存的土地之外,主要是保家乡父老,因此,“保家”也可以理解为传统文化中“孝”的精神的反映。由此看来,抗美援朝精神就是传统的“忠、孝、仁、义”精神在现代战争中更大时空背景下的展现。无论是“忠、孝、仁、义”精神,还是爱国主义精神、国际主义精神,都体现了中华民族深刻而久远的仁爱精神。
  抗美援朝精神中所展现的中华民族的仁爱精神有三重境界:“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保和平”作为国际主义精神的体现,它是对全人类和全世界的爱;“卫祖国”作为爱国主义精神的体现,它是对祖国的爱;“保家乡”是对父老乡亲及其赖以生存的家园的爱——这三重爱的境界,对外坚决反对美帝霸权主义的穷兵黩武,恃强凌弱,对内坚决反对极少数个人主义者的贪生怕死,明哲保身。这三重爱在不同层次上最广泛也最充分地调动和激发了前方将士和后方群众的革命热情。再辅之以革命英雄主义精神、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革命忠诚精神等,中华民族以此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同心同德和紧密团结。强大的仁爱精神所形成的空前凝聚力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和人民形成了无坚不摧的战斗力,势不可挡,气壮山河。
  大战激发大爱。爱的基本指向就是付出,最大的付出是牺牲至宝贵的生命。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包括毛泽东长子毛岸英在内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共有114000?多条曾经鲜活的生命长眠在了异国的土地上!“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一部抗美援朝战争史就是一部牺牲精神的颂歌。因此,抗美援朝精神的实质就是为了爱而奉献一切的牺牲精神。这种牺牲精神不但是中华民族也是全人类的宝贵精神财富。
  中国共产党作为唯物主义者,它所领导的军队和人民的牺牲是出于对人类之爱、对祖国之爱、对父老故园之爱以及对公平正义之爱。这样的牺牲精神不但崇高,更因其纯粹和无私而堪称伟大。著名作家魏巍有感于此,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千古名篇《谁是最可爱的人》,实质上,那最可爱的不是别的什么,正是附着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血肉之躯上那种既充满对生命之爱又为了这份爱不惜奉献一切的牺牲精神。这种精神应该穿越历史,成为鼓舞时代的文化力量。
 
抗美援朝精神的时代化
 
  抗美援朝精神本身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时代化反应。之前,中华传统精神作为文明火种,曾先后盛开为“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等,抗美援朝精神是中华传统精神的一次怒放。之后,又发展出 “雷锋精神”、“焦裕禄精神”、“铁人精神”和“抗洪精神”、“两弹一星精神”等等。因此,抗美援朝精神的时代化本质上就是中华传统精神的时代化,尤其是其中的爱国主义精神的时代化。
   唯物辩证法认为,包括实践和人类精神在内的物质世界总是处于不断的运动、变化和发展之中。运动是绝对的,无条件的,静止是相对的,有条件的。但运动变化的方向却有多种可能:或者变得比原来更好,或者变得比原来更糟,或者维持在原来的水平上。那么,经过六十年的岁月荡涤,当年抗美援朝战争所展现的五大精神,尤其是其中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在当今国人特别是年轻人中,是变得更好还是更糟还是维持在原来的水平上呢?
  就这个问题深入社会和校园的调查结果令人忧虑:有许多小学生不知道“抗美援朝”指的是什么;只知道毛阿敏而不知道毛岸英是何人;中学生大都表示敬爱英雄,但也有部分中学生表示不愿向英雄学习;当一位大学生被问及“是否知道抗美援朝战争中有一位叫邱少云的士兵为忠实执行上级的命令而被大火烧死”时,得到的回答是:“知道,但我们再也不会有那么傻的人了。”言外之意,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牺牲自己是精神不正常的表现。对此,一位老作家评论说:“这个回答应令我们整个民族羞愧,令我们今天的时代面对历史而羞愧。”这种羞愧不断累加的结果是让我们越来越充分地认识到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必要与重要。诚然,任何人都天经地义地有自爱、趋利和自我保护的权力,但它是有底线的,那就是不能以损害他人、社会和公理为前提,尤其是当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发生冲突时,如果绝大多数人首先选择了个人私利,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民族不但毫无希望,而且潜伏着巨大的危机。
  当前,我国社会精神风貌的主流是好的:观念更新、与时俱进、团结奋斗、拼搏进取,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像郭明义这样的先进典型。但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人生观扭曲,价值观错位,道德底线崩溃,是非混淆,荣耻颠倒的现象屡见不鲜。其中有的人不以荣为荣:热爱祖国被视为“假做作”,崇尚科学被视为“书呆子”,辛勤劳动被视为“没本事”,诚实守信被视为“老古板”,艰苦奋斗被视为“老保守”,等等。还有的人不以耻为耻:危害祖国成了“斗士”,愚昧无知成了“时尚”,好逸恶劳成了“潇洒”,损人利己成了“能耐”,骄奢淫逸成了“荣耀”,等等。
  这些扭曲的、错位的价值观对国家和社会的危害是很大的。所以,胡锦涛同志“八个为荣、八个为耻”的重要论述,点出了中国社会当前问题的要害,为全体社会成员判断行为得失、作出道德选择并从根本上彻底补救某些迷失的灵魂提供了价值标准。
  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最根本的途径还是要靠教育。首先是领导干部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的言传身教。俗话说,“干部走什么路,群众迈什么步”,这说明,领导者的言行对其他社会成员有着很强的示范作用。其次是学校教育,青少年是国家未来的建设者和决策者,青少年的价值追求决定着我们国家未来的精神走向,因此,要把爱国主义精神的基本内容和要求渗透到学校的教育教学之中,做到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再次是社会教育,尤其是要通过声、屏、报、网等各路媒体整合全社会的优质资源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些常规的传统教育方式非常重要,要在不断革新与提高中继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如果与抗美援朝精神联系起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还可以考虑用一种特殊的文艺形式来进行,即,以抗美援朝战争为素材,以五种精神尤其是其中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为主题,创作一部文化巨制,再现抗美援朝战争的悲壮惨烈,使观众或游客观接受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的洗礼,既有社会教育意义,又富有时代气息和地方特色,成为丹东独有的一张文化名片。
  当然,抗美援朝精神中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还蕴含着一个重要的哲学命题,就是如何看待和处理公德和私德的关系。私德是对个人或小集团短时私利的看重与维护,公德是对他人或群体长远公利的看重与维护。私德出于天性,公德源自教化。私德高于公德是生命的世俗羁绊;公德高于私德是人类的永恒追求。站在个人立场上,国家为公,站在国家立场上,世界为公。一个觉悟者站在个人立场上看爱国主义精神有多重要,那么,他站在国家立场上看国际主义精神就有多重要。因此,真正觉悟的中华民族,应该既有脚踏实地对祖国的真诚热爱,又有心慕高远对全人类的终极关怀。这是抗美援朝精神给我们的最高哲学启示,也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价值情怀。
 
(作者:刘景旺,中共丹东市委党校副教授)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