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志愿军老战士姚静:“这是战友留给我的最后纪念”

2019年11月27日        来源:姑苏晚报         


849131-465307.jpg

  姚静珍藏的李霁烈士的遗物——慰问袋。  记者 吴涛摄

  本报记者 吴涛

  这是一只白色布袋,和现在的女孩子们喜爱的手袋差不多大小,上面绣着精致的和平鸽和“赠给最可爱的人”等字样。

  布袋的故事要从60多年前的抗美援朝战场说起。志愿军战士在前方鏖战,祖国人民在后方支援,送往前线的慰问袋成千上万。而这一只,来历特别,它曾经的主人叫李霁,一位已经将生命留在朝鲜战场的志愿军文工团女兵。

  如今珍藏着这布袋的,是李霁的战友,现年90岁高龄的姚静。她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从李霁手中接过慰问袋的那一瞬间。

  李霁牺牲后,这只慰问袋一直被姚静珍藏在身边。

 近日,记者在敬老院里采访到了志愿军老战士姚静。回想当年的峥嵘岁月,她仍记忆犹新。

  初上战场经历千里行军

  痛失挚友珍藏烈士遗物

  姚静是浙江省德清县人,解放前在家乡读高中时,就是一名地下党外围组织成员。1949年4月,家乡一解放,她就报名参加解放军,成为一名文工团战士。部队文工团女战士很多,李霁是其中之一。“李霁性格开朗,人长得也很漂亮。因为年纪相仿,她和我总能谈到一块,那时,我们俩一直互帮互助,关系也最好。”姚静告诉记者,抗美援朝战争开始以后,她和李霁一起向组织递交了参战决心书。

  1952年9月5日傍晚,姚静和李霁所在的志愿军23军徒步进入受尽战争摧残、满目疮痍的朝鲜。为避免美军的空袭扫射,部队入朝后夜行昼宿,翻山越岭穿越清川江、大同江,向朝鲜东海岸前进。朝鲜北方崇山峻岭,部队有时行军一夜仅能翻越一座大山,山陡雨水多,路越走越滑,稍不留神摔倒在地,可能就跌下山崖。夜间公路上聚集着志愿军和人民军的各种车辆人马,走起来十分吃力。“有时,部队刚刚停下休整,附近山头上暗藏的特务就会用手电筒给天上盘旋的敌机打信号,敌机一会就来扫射一通。”讲起行军途中的种种惊险,姚静的情绪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部队在敌机和照明弹突击封锁的间隙强渡大同江时,姚静看见师长振臂疾呼:“快跑!快跑!时间就是胜利!”战士们咬紧牙关速跑四五里后,听到了敌机和炸弹的爆炸声。“尽管危险重重,历时24天,但我们还是到达了朝鲜东海岸元山港附近,接替兄弟部队防务。这次千里行军,只是我入朝后接受的众多考验中的一次。”姚静说。

2.jpg

  姚静在朝鲜战场上。  姚静本人提供

  朝鲜的冬天,零下二十几摄氏度是常事,行军途中,战士们一路上一口压缩饼干一口雪。恶劣的天气加上时常遭敌机骚扰的后勤运输线,让志愿军战士们手中的日用品十分匮乏。姚静告诉记者,那些日子,大家总盼望能早点收到祖国人民的慰问,每次部队分发慰问品时,也是文工团女战士最开心的时刻,因为布袋里除了装有肥皂、牙粉等日用品外,还有女孩子们喜欢的糖果零食、木梳发卡。“有一回,李霁把领到的慰问袋拿到我面前,笑嘻嘻地说:‘慰问袋里好吃的我拿走了,这个布袋好漂亮,就送给你留个纪念。’接过布袋,我把它放进随身的挎包里。没想到,不久后李霁就在一次空袭中牺牲了。这个慰问袋成了她留给我最后的纪念。”

  说到这里,记者看到姚静的眼眶一红,热泪瞬间夺眶而出。

  转行当上军报记者

  目睹黄继光式的英雄

  1953年春天,一道命令下达,姚静和两位男同志奉命去军里的《战地报社》报到。“军报记者必须要去前沿,要上阵地。你有勇气吗?”首长问。“有!”姚静回答得毫不犹豫。那一刻,她的心里,闪过的是李霁的身影。“我想为战友报仇,我要上前线!”姚静特别坚定。

  1953年7月,金城反击战打响。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最后一仗。“战斗开始前,我正在前沿阵地观察所内采访。战斗开始约20分钟后,我看见一班长领头冲出洞口,小个子战士许家朋紧随其后直向主峰奔去。这时,主峰有一个暗藏的机枪火力点阻碍部队前进,很多战士倒下了。我清楚地看见许家朋挺身而出,带着炸药包匍匐前进,在观察所里的同志们都为他暗暗叫好。就在这时,又一发炮弹打了过来,许家朋一头栽倒在山坡上。”从望远镜里姚静看到,许家朋的腿已经断了,但他还是一点一点地爬到了暗堡前,拉开了炸药包的导火索,不料炸药包却没有爆炸。“这时候,只见许家朋突然捏紧拳头,扑向射击孔,牢牢抓住机枪脚架,用身体堵住了枪眼!敌人的机枪很快哑火,后续部队随后冲上了主峰。”向记者讲述这一幕时,90岁的姚静似乎用上了她全身的力气。

  壮烈的这一幕,让观察所里包括姚静在内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兄弟部队的黄继光已经在全军闻名。我想,一定要让全志愿军,让中朝军民都知道这位和黄继光一样的英雄!”姚静说,战斗结束后,她和战友下连队、寻材料、访战士,很快写出了许家朋事迹的报道。报道刊登后不久,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追记许家朋为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也追授他英雄称号及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整理回忆

  承载对战友的深深怀念

  在朝鲜的几年间,姚静曾多次面临危险,一起在报社的战友,有两人先后牺牲。她告诉记者,有一次去前沿采访,因为师首长临时留住她交代任务,晚走了半小时。没想到,先前出发的五位战友遭遇了炮击,只有一人生还。那时,距离停战签字没有几天了。

  姚静的老伴也是一名志愿军老战士,夫妻俩相识于军中。抗美援朝,担任炮兵指挥员的丈夫和她一起跨过鸭绿江,带领炮兵作战,直到战争结束。回首往事,姚静感慨万千:“经历战火,幸运的是我和老伴最后都活着走下了战场,每个人都珍惜生命,特别是我们这些志愿军老战士,对‘活着’这两个字,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回国后,姚静从部队转业选择上学深造,高中时代就喜欢化学的她报考了大学化学专业,毕业后分配到苏州化工研究所工作,上个世纪90年代离休。今年国庆前夕,姚静荣获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姚静近照。 记者 吴涛摄

  姚静告诉记者,最近,她准备整理有关朝鲜战场的回忆文章,既是为了怀念战友,也是为了教育子孙后代。“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不容易,今天把这些陈年往事写下来,是为了让大家珍惜和平年代的美好生活,知道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下情绪后,姚静说,“我老了,照片上的战友们依然是那样年轻。60多年了,我经常会想起埋骨异国的他们。”

  采访结束时,记者提议给姚静拍一张照片,她欣然同意,特意换上了缀满各种勋章、纪念章的老军装,并戴上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午后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各种勋章纪念章闪闪发光,老人显得神采奕奕。她指了指胸口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布章对记者说:“这是朝鲜停战后,发给每个志愿军干部战士的标志。我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成长,在战场上的岁月是我一生最宝贵的回忆!”

  三年抗美援朝,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前仆后继、浴血奋战,无数中国好儿女血洒三千里江山。“像李霁、许家朋等我的战友们,正是他们的血肉之躯换来了中华民族60多年的和平生活!每一个普通战士,都不该被遗忘。”老人的语气缓慢而坚定。

(原标题:志愿军老战士姚静:“这是烈士战友留给我的最后纪念”)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