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烈士纪念日来临之际,帮烈属寻亲传承红色记忆

  2018年9月29日  来源:华夏经纬网 

    你,壮怀激烈,战死沙场;我,泪眼蒙眬,年年守望。数十年生死两茫茫,英烈何时才能魂归故里?济南市社会各界持续开展“帮烈属寻亲”活动——

  为了烈士亲属的日夜思念

2107630.jpg

  每临国庆,烈属们倍加思念为国捐躯的亲人。图为刘明福烈士的家人在老战士的陪同下前往刚找到的墓地祭奠。 李京进提供

  中秋节前夕,泉城济南,一连数日阴雨连绵,似乎在向70年前为解放济南而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致哀。

  “爹,没找到您的确切墓地,是我一生的遗憾。但您安息在英雄山上、毛主席亲笔题写塔名的纪念塔下,全家人都为您感到骄傲和自豪……”

  泪在雨中飞。9月19日,来自山东荣成的74岁老人田瑞敏老泪纵横,在济南革命烈士陵园的纪念塔下长跪不起。

  得知在纪念济南解放70周年之际,当地各界再次掀起为烈属寻亲的热潮,田瑞敏抱着希望来到济南革命烈士陵园。在工作人员王军利的帮助下,田瑞敏终于找到父亲的“音讯”:田福太,华东野战军9纵26师76团2营副连长,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中牺牲……

  谁没有兄弟姐妹?谁没有父母双亲?帮烈士找到家,圆亲人一个梦,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抷热土一抷魂。

  70年前的中秋节前夜,解放济南的战役打响。经过8天8夜浴血奋战,战斗胜利了,人民解放军5000多名将士血洒战场。

  巍巍英雄山,郁郁翠柏松。济南革命烈士陵园所在地原本称作四里山,安葬的大都是在济南战役中牺牲的烈士。1952年10月27日,毛主席在山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陪同下,来到四里山悼念革命烈士。看到众多烈士安葬在此,毛主席感慨地说,真是青山处处埋忠骨啊!有这么多英烈长眠在这里,四里山就成英雄山了。于是,这里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英雄山。后来,毛主席还为英雄山革命烈士纪念塔亲笔题写了塔名。

  革命战争年代,战事匆忙,许多烈士都是就地掩埋,捧土为墓,削木为碑,加之数十载风雨侵蚀,烈士的基本信息保存极不完整,很多烈属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怎么牺牲的、埋葬在哪里。

  1998年,济南解放50周年。一天,来自山东沂水县的魏光玲夫妇走进济南革命烈士陵园,请求帮助查找在济南战役中牺牲的叔叔魏相近的墓地。他们动情的诉说催人泪下,让时光倒流。

  济南解放两年后,沂水县石梁店子村阎大妈才知道小儿子魏相近已经光荣牺牲。阎大妈生前一直催着大儿子魏相尊寻找弟弟的墓地,但魏相尊一次次失望而归。为了安慰母亲,他谎称找到了弟弟的坟墓,母亲信以为真。母亲去世后,魏相尊总觉得对不起母亲,年事渐高的他便把寻亲的任务交给了女儿魏光玲。

  烈士陵园工作人员田淑群经过认真查找,终于在已经发黄的原始烈士登记表中,找到魏相近烈士的详细信息,并在历城革命烈士陵园找到了烈士墓地,圆了烈士亲人半个多世纪的心愿。

  为便于帮烈属寻亲,济南革命烈士陵园工作人员对本地区所有烈士陵园、烈士散葬地进行了全面普查,绘制了名录和示意图。他们还与《大众日报》《齐鲁晚报》等联动开通“寻亲热线”,公布了“网上寻亲”网址,在全市掀起帮助烈属寻亲的热潮。

  烈士陵园主任孙晓峰动情地说:“谁没有兄弟姐妹?谁没有父母双亲?帮烈士找到家,圆亲人一个梦,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提起孙景隆烈士,如今在济南可谓家喻户晓,因为他是济南战役中第一个把红旗插上城头的人。遗憾的是,由于烈士入伍前的名字是“孙景龙”,墓碑上刻的却是“孙景隆”,一字之差让孙家几代人苦苦寻找数十年。烈士陵园工作人员进行反复核对,除名字存在一字之差外,烈属提供的信息与档案记载全部吻合,因此认定了烈士的身份。至此,烈士的英雄事迹被披露了出来。

  据孙景隆当时的指导员彭超回忆:当年,爆破组组长孙景隆冒着敌人的炮火将红旗插上城头后,身负重伤,摔下城墙。彭超把他抱在怀里,孙景隆掏出一个被鲜血染红、裹着18张北海银行钞票的纸包交给彭超说:“这是我的全部财产,把它作为党费交给党。”18张纸币是孙景隆入伍18个月的津贴,他分文未动。如今,这些血染的纸币静静地陈列在济南战役纪念馆里。

  圆了几十年的思念,了却了几代人的心愿。找到亲人,烈属可以安心了,英灵也可以安息了

  “母亲临终前对我说:你要是找不到你哥,九泉之下咱娘俩也没脸见面!”说到这里,王兆钧烈士的妹妹王春英已泣不成声,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也泪流满面。

  王兆钧烈士在济南战役牺牲后,老母亲想儿子想得整日痴癫,见到穿军装的就往家里拉,临终前还喃喃喊着:兆钧儿啊,你在哪里?

  陵园工作人员翻遍了厚厚的26大卷《山东革命烈士英名录》,终于找到了王兆钧烈士的信息:华东野战军9纵队27师81团突击排排长,曾荣立二等功,牺牲于济南战役的茂岭山战斗中,但其牺牲经过、安葬地点等情况不详。

  他们接着翻阅战地资料,仍然没有找到结果。根据济南战役决心图、经过图找到了战场旧址,在附近的村里挨个寻找知情人,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位参加过茂岭山战斗的老战士。老人回忆道,在战斗中,一颗子弹打穿了王兆钧的右大腿,担架队要抬他下去,他坚决不肯,让他们去抬伤势更重的战友。后来,一枚炮弹落在他附近,炸伤了他的腹部,肠子当即流了出来,这位年仅19岁的排长一手捂着肚子,一手继续向敌人射击,最终壮烈牺牲。战友们把他的遗体安葬在离茂岭山不远的芷当山下。后来,政府把这些散埋的烈士墓集中迁到历城革命烈士陵园。

  60多年后,王春英终于找到了日思夜念的哥哥。

  数年前的一个清明节,济南战役王云竹烈士的妹妹王云萍,手捧亲手扎制的花环,来到济南革命烈士陵园祭拜寻找多年的亲人,一声声哭喊感人肺腑。

  原来,王云竹年仅14岁便参加了八路军。离家时,母亲叮嘱,子弹不长眼,要保护好自己。可王云竹说,要革命就不能怕死,不往前冲怎么能打败敌人!

  “从那以后,哥哥再也没有回过家,后来听说牺牲在济南战役中。俺爹俺娘知道后,天天抹泪。解放后,俺家最怕的就是过年过节,别人家都喜气洋洋,俺家却哭声一片。俺爹俺娘临终前说,他们是找不到你二哥的墓地了,你一定要接着找下去。找到后别忘了到祖坟上取把土撒到你二哥坟头上,就算我们团聚了!”王云萍泣不成声地诉说着。

  “感谢济南市民政局!感谢济南革命烈士陵园!谢谢你们帮我找到了哥哥!”王云萍接过烈士陵园领导颁发给她的烈士进谒证,不停地道谢。

  李景洲烈士之子李义乙的寻亲之路充满了坎坷和艰辛。李义乙8个月大时,父亲离家当兵去了,从此杳无音信,乡亲们都怀疑他跑到台湾去了。文革期间,李景洲烈士的妻子被当作“特嫌分子”,受尽屈辱,但这位农村妇女一直坚信自己的丈夫是清白的。

  带着母亲的嘱托,18岁的李义乙踏上了寻父路。他先后去过东北、新疆等地,边打工边寻找父亲,困难时一天只吃两毛钱的白水煮面条。父亲没找着,自己却吃苦受累人变得又黑又瘦。

  一年春节前,李义乙从报纸上看到济南革命烈士陵园为烈属寻亲的报道,立即赶到济南。陵园工作人员得知他提供的信息后,加班加点帮他查找资料,最终确认李景洲就安葬在济南革命烈士陵园。

  国家还烈士以公正。李义乙拿到了父亲迟到的烈士证,政府还给他补发了抚恤金,并为他的两个孩子安置了工作。

  泉城涌动寻亲热,泪水感动众人心。安享盛世太平的人们,永远不能忘记为国捐躯的先烈们

“烈士们为了革命事业,连生命都献了出来,我们这些过着和平幸福生活的人,为他们的亲属做一点事,再苦再累也是应该的!”烈士陵园一位工作人员,道出了济南各界群众的共同心声。

  寻找最亲密的战友、战斗英雄刘洪斌烈士墓地及其亲人是老战士兰培琮一生的夙愿。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刘洪斌不幸牺牲,年仅25岁。兰培琮和战友们含着热泪,将刘洪斌烈士的遗体擦洗干净,用刚缴获的3床美军军毯包裹好,送到师野战医院,运回国内安葬。

  光阴荏苒,兰培琮离休了,对战友刘洪斌烈士的思念之情涌上心头。烈士长眠何处?遗孤身在何方?他以前多方打听,请在吉林工作的叔伯兄弟在东北寻找,找到当年在军、师两级医院工作过的战友询问情况,都一无所获。

  济南革命烈士陵园开通寻亲热线后,兰培琮再次来到这里查阅档案,研读史料,终于查到了烈士的家乡信息:刘洪斌,山东省牟平县岿山区草埠村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军地多个单位的帮助下,兰培琮几经周折,先后找到了刘洪斌烈士的遗孀倪广学、儿子刘启山,以及烈士位于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的墓地。

  原来,刘洪斌是抗美援朝“十大烈士”之一,与黄继光、邱少云等烈士安葬在一起。

  直到这时,烈士家乡牟平才知道,刘洪斌是一位驰骋战场、战功卓著的“华东一级人民英雄”,共参战18次,俘敌470余名,先后11次荣立战功。因为他同样是一位侦察英雄,所以被誉为牟平“第二个杨子荣”。

  泉城涌动寻亲热,泪水感动众人心。在济南,像兰培琮这样执着地帮助烈属寻亲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当中,有老战士,有退休教师,有机关干部,还有普通农民。

  承君一诺,必守终生。“全国诚实守信道德模范”、济南市历城区港沟街道神武村村民刘延宝一家四代70年如一日守护烈士墓的义举,被人们广为传诵。

  在刘延宝守护的7座烈士墓中,只有张忠孝烈士有名有姓,却从未见到亲人前来祭奠。刘延宝有个心愿:一定要帮烈士找到亲人。

  一天,济南第五中学退休教师刘爱敏被《老干部之家》杂志上一篇讲述刘延宝事迹的文章深深感动,萌发了为张忠孝烈士寻找亲人的想法。他一连给烈士家乡写了5封信,但都因查无此人被退回。

  刘爱敏并不死心,他又向浙江省民政厅寄了信。事情出现转机,浙江省民政厅接到刘爱敏的信后,在《浙江日报》连续4天刊发《山东老人寻找浙籍烈士亲人》的文章,在社会上引起不小轰动。担负调查任务的《浙江日报》记者汪成明,根据烈士留下的家乡地址“仙平县一五乡下张村”,找到了与之基本吻合的原仙居县卅五乡下张村。但乡亲们说,张忠孝是被国民党军队抓壮丁抓走的,谁也不知道张忠孝后来成了一名“解放战士”,并在济南战役中英勇牺牲。在鲁、浙两地有关部门帮助下,张忠孝烈士的堂弟张方明携妻子张云仙多次前来济南祭奠烈士,刘延宝也了却了一桩心愿。

  “尊敬英雄、崇尚英雄,是一个民族的精神高地,也是一个有良知的人的道德底线。”济南警备区政委李怀林说,“为烈属寻亲,是对死者最好的缅怀,也是对生者最好的洗礼,是传承红色基因的生动课堂。”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如果丧失对历史的记忆,我们的心灵就会在黑暗中迷失。”一直致力于济南市英烈史料的研究、编纂、宣传和保护工作的济南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刘春明告诉记者,如果任由那些保存着烈士遗骨的墓群消失,那么接下来湮灭的,就有可能是为国捐躯的精神。为烈属寻亲的活动,成功地让红色基因融入更多年轻人的血脉,意义深远。

  采访快结束时,退休教师刘爱敏送给记者一首他为纪念济南解放70周年而作的小诗《登会仙阁》:“劫后余生七十秋,往事回眸旧地游。峰巅兵戈灰飞灭,故垒化作会仙楼。游客但惜亭榭爽,谁人尚记硝烟稠?英雄忠骨眠岭下,烈士丰碑矗心头。”

  安息吧,为国捐躯的先烈们!亲人不会忘记你们,祖国不会忘记你们,人民不会忘记你们!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