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老兵今昔:记抗美援朝老战士薛弘敏

2018年09日03日来源:驻马店网


开篇诗

少小有宏志,参军上前线。

寒江水潇潇,军运路盘盘。

白幡罩黑灯,巧计斗敌顽。

战争经生死 ,为国心坦然。

 cf93d393c76bf4ea11ac8a2f3004826a.jpg

薛弘敏夫妇。

  3月6日,天气晴好,暖意融融。记者来到汝南县城,采访了抗美援朝老战士薛弘敏。

  见到记者后,薛弘敏和老伴穿着整齐在楼道口打招呼,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把记者让到屋里,老人说,担心记者怕冷,他已经提前把电暖器打开了。

  90岁的薛弘敏身板硬朗、精神矍铄、性格开朗,对人热情。

  老人思路清晰,自己参加革命、参军、奔赴朝鲜战场的细节他都记得非常清楚。老人娓娓向记者讲起难忘的岁月,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投笔从戎

  薛弘敏是南阳内乡人,有两个哥哥,父亲在他3岁时就去世了,家庭非常贫穷。母亲带着他们兄弟三人艰难度日,没吃过饱饭。薛弘敏从小就非常懂事,经常帮母亲做家务。

  “小时候我就非常痛恨国民党和日本人,是他们让乡亲们过不上好日子。”薛弘敏说。

  薛弘敏说,他在天明寺浣西乡师范学校上学时,学校的图书管理员、语文老师和生物老师都是地下党员。这些老师平时会向他们这些爱国进步分子讲述国情和现状,号召他们为国出力,参军为革命。正在上学的薛弘敏坐不住了。他偷偷跑到庐山干部训练学校学习了三个月,然后央求学校领导给自己开了介绍信,要参军入伍。

  “那时候在农村结婚早,我参军前已经成家,还有了女儿。但国难当头,男子不能有儿女私情,我毅然决然地参了军。”薛弘敏说。

  1948年,薛弘敏参军入伍,被分到十二军34师炮兵营直工科。因为有文化,他被领导安排搞政治工作。随后,他还跟随部队解放了西南,参加了多次战役。

  夜渡鸭绿江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中国政府作出决定,组织志愿军入朝作战。

  1952年刚过了新年,薛弘敏所在的部队接到命令奔赴朝鲜。正月十一那天,部队到了石家庄,然后北上到达吉林丹东。丹东是志愿军入朝前的集训基地,薛弘敏和战友在此接受了系统而严格的军事和专业技能训练。

  “我们在夜晚过的鸭绿江。那时候还没出正月,水很凉,在船不够的情况下,我们一些懂水性的战士把衣服脱了顶在头上下的水。”薛弘敏说。

  “那么冷的天,鸭绿江没有结冰吗?你们是怎么过去的?”记者有些不相信,问道。

  薛弘敏说,江水是一直流动的,所以没有结冰,而且江水的温度比地面上的温度还要高一些。当时他们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渡江的。

  到达朝鲜战场后,薛弘敏随后勤处长往返朝鲜和国内运送物资、输送新兵,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作战,但经历的敌军大小轰炸数不胜数。

  战场上,中国人民志愿军表现出来的坚定信念、昂扬士气,大大弥补了装备的不足。薛弘敏向记者描述,志愿军战士们视死如归、勇往直前。为了夺取或守卫一个阵地,战士们可以战斗到不剩一人;为了一场战斗的胜利,战士们可以冒着零下数十摄氏度的严寒,渡河冲锋……那种壮烈场景,令人动容。

  小小发明受表扬

  薛弘敏经常夜间随车出行。为了躲避敌军的轰炸机,部队规定,凡夜间行军不能开车灯。薛弘敏和战友们夜晚出行只能关闭车灯,可这又影响行军,而且看不清前方路况。后来,薛弘敏想了一个办法,把铁皮掰弯罩在车灯上,然后再蒙上一层深色的布,这样虽然遮挡了大部分的光线,却能给夜行的车辆指路,也避免了被敌机发现。

  这个发明受到了部队首长的表扬。薛弘敏说,他们整天都在路上奔波,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忙的时候一连几天几夜不能合眼。

  一次,为前线送物资,时间比较紧,薛弘敏和战友不顾疲惫夜晚继续行车。不料途中司机太困睡着了,车撞到了树上,很多人都受了伤。为了赶时间,他们都草草包扎一下继续前进。

  突发疾病  差点儿牺牲

  10月1日,薛弘敏像往常一样和部队作战处的处长运送物资。中午吃饭时,薛弘敏吃第一口还没感觉出异样,当嚼第二口时,他感觉馍是咸的,难以咽下。

  “处长,今天的饭怎么那么咸啊?”薛弘敏问。处长说:“没什么,你慢慢吃,别着急。”

  薛弘敏刚想把第二口饭咽下,不料突然喉咙一热,喷出一股鲜血。随后薛弘敏不停地吐血,最后昏死过去。薛弘敏被送到了吉林省舒兰县十七陆军医院救治。原来是因为长期饮食不规律,薛弘敏的胃出血十分严重。治疗十多天后,薛弘敏和其他一些病情较严重的伤员被转到了湖北治疗。

  身体恢复后,当时部队正在培养有文化、品质好的干部,薛弘敏因为上过师范,所以就被推荐到广州师范院校学习,学制4年。

  “首长,我们地方缺人,我以前上过师范,能不能上3年就让我回去?”薛弘敏找部队领导商量道。后来他又被安排到武汉大学学习,结束后被分配到新乡工作。

  新乡当时以高粱、玉米面等食品为主,胃部受伤的薛弘敏有些不习惯,经过上级领导批准,他1956年调到汝南县三高教物理和化学。

  “闲时我爱给学生们讲一些战场上的故事,他们都很感兴趣。”薛弘敏回忆说,学生们对他这位参过军、打过仗的老师很敬佩。

  干好事实事

  有一年,薛弘敏外出遭遇车祸,因为头部受创,他无法再继续教学,于是就转到学校后勤处工作。许多人都说后勤处是个肥差,可薛弘敏不这么认为。他常说,自己干工作从不求回报,一心向党。

  薛弘敏高风亮节、正直本分,教育后代,十分严厉。他教育几个子女要热爱工作,不要占便宜。

  “他呀,老实人一个,为学校办了不少实事好事,也没少得罪人。”一直在旁边听丈夫讲述的薛弘敏的妻子刘爱玲笑着说。

    刘爱玲说,去年她把丈夫的一些证件、功勋章、军章弄丢了。每次想起此事,丈夫都埋怨她老了,不记事了。但是她只要说“你比我还大3岁呢”,一听这话,薛弘敏便不再言语,默默地搀扶着她出门散步去了。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