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老兵今昔:记抗美援朝老战士曲宝海

2018年12月05日来源:驻马店网

开篇诗

战事频仍历春夏,军功一串映朝霞。

阵地观测凭慧眼,假弹伪装堪狡猾。

难忘最是上甘岭,一身留下六块疤。

军人之家秉大志,为党为民为国家。

  解放东北纪念章、解放华北纪念章、解放华中南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三等功纪念证书……昨日上午,在市骏马路中段军分区干休所家属院曲学义家,记者见到了曲学义保管的这些证件和奖章。他说,这是他的父亲曲宝海当年参加战斗获得的荣誉。虽然父亲去世多年,但为了怀念父亲教育后代,他非常细心地保管这些物品,希望老一辈优秀的革命传统发扬光大。

1.jpg

曲宝海

 2.jpg

曲学义怀念父亲。

 3.jpg

曲宝海的纪念章。

 

  从渔民到革命战士

  今年56岁的曲学义是部队退休干部,在他的记忆中,父亲高大威严,不苟言笑,对孩子们十分严厉。“小时候和邻家的小伙伴打闹,回来一准儿是我和哥哥挨批评,挨打也是常有的事。”曲学义说。

  曲学义拿出一个相框说,这是父亲曲宝海生前带着八枚纪念章拍的照片。“我16岁时,父亲病逝。”曲学义说,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永远留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曲宝海1923年出生在辽宁省大连市长海县海洋岛,祖籍山东蓬莱。当年,曲宝海的爷爷带着家人闯关东,便落户到了大连的荒岛上,以打渔为生。小时候,家中兄弟姐妹多,家境困难,曲宝海很早就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16岁那年,曲宝海到工厂里当学徒,然后在工厂车床车间工作。1946年5月大连解放,23岁的曲宝海到大连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警卫一中队工作,第二年参军到辽东军区炮兵团成为一名炮兵。

  “父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有很高的政治觉悟。”曲学义告诉记者,父亲当年曾说,只有到部队的大熔炉里才知道自己的渺小,才知道自身的不足。

  参加抗美援朝

  曲宝海去世时,家人为了给老人立碑,曾到档案部门查阅了他的档案,密密麻麻几十页的档案写满了曲宝海的光荣事迹。

  从1947年入伍到1949年4月,曲宝海参加了天津战役和太原战役,任观测班副班长,负责观察测量工作。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的率领下,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10月25日,抗美援朝战争打响,曲宝海随部队来到朝鲜战场。当年11月,曲宝海连续参加了两次战斗。他是观测班班长,负责计算并指挥全班作业。

  1951年1月,曲宝海参加了入朝以来的第三次战役,当天部队受到敌军的空袭,他也在战斗中受了伤。紧接着,第四次战役打响,任观测班班长的曲宝海不但要现场指挥,还要负责在前线阵地帮助营长与42团首长的通讯联系。在他和战友的努力下,他所在的部队圆满完成了所有的战斗任务。

  1951年5月,曲宝海随部队参加了第五次战役。第五次战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一起在三八线附近地区,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进行的反击战。当年9月,曲宝海参加天德山、夜月山战斗。他当时任见习员,后随部队转移到上马洞阻击敌军,负责阵地观测所的作业侦察及司令部的通讯。

  参加过上甘岭战役

  曲学义说,每次看到父亲和战友们说起上甘岭战役都会泪流满面。父亲说,他一辈子也忘不了战友牺牲在自己面前的场景。

  为准备大战,曲宝海所在的部队在上甘岭构筑第三道防线。曲宝海开始任指挥排长,后任连长,负责本排的侦察通讯工作和前沿侦察射击指挥。当时山上有士兵坑道,有弹药坑道,施工时白天晚上都不休息,部队之间还互相比赛。

  经历了一场场恶战之后,眼前的上甘岭已成了不毛之地,山上只留下一个个冒着黑烟的弹坑和一具具模糊的尸体。此次战役,曲宝海荣立三等功。

  “父亲身上有6处伤疤,不知道当时取出了多少弹片。”曲学义回忆,当时他向父亲询问受伤的经过,父亲只说是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场受的伤,具体细节就不愿意说了。后来他询问父亲的战友才知道,父亲身上的伤大都是参加上甘岭战役留下的。

  优秀品质激励后人

  曲宝海的认真负责是出了名的,他在搜索敌哨时细心研究和判断敌军的活动规律,及时向部队首长反映情况,确定前线敌军炮弹具体位置。

  在曲宝海事迹材料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当天曲宝海到93团观测所后,发现金化南角高地至公路两侧有很多敌人的弹药堆,随后报告给营连指挥所。因天色已晚,营长决定第二天射击弹药堆。当天晚上,曲宝海一人悄悄来到敌前查看,最后判定敌军的弹药堆不是弹药堆,是敌军坦克射击后留下的空炮弹。由于曲宝海观测准确,连队第二天没有进行射击,节省了炮弹100多发。

  曲学义说,父亲1953年随部队回国到了确山县炮二师29团,10年后转业到信阳专区外贸转运站当经理,后来调到驻马店煤建公司任经理。到地方工作后,父亲一直兢兢业业,对工作认真负责,从不以权谋私。父亲从部队转业工资比其他人高,曾多次资助转业到地方工作家庭困难的战友。

  曲宝海的证书和奖章被曲学义和家人视为珍宝,同时也是老人留给家人的唯一财产。“爱国家,爱民族,做保卫国家的战士。”这是父亲生前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曲学义说,在父亲的教导下,他和两个哥哥都参了军。“我和哥哥姐姐的孩子们全都参了军,我们家是真正的军人世家。”曲学义说。

  1978年11月,曲宝海病逝。出殡那天,外地的战友及很多人都去送行。每年的清明节,曲学义和家人到父亲的坟前祭奠时,时常发现已经有人前来祭扫了。曲宝海没有给儿女留下什么遗产,但他的优秀品质一直激励着后人,指引他们朝着为国家、为民族奉献的道路上前行。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