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只为墓碑前团聚

 2018年03月07 来源:沈阳日报


   00300034817_31b10e5b.jpg

  这里有一份埋在朝鲜开城烈士陵园的沈阳籍烈士名单,希望由您来为烈士亲人圆梦

  照片中,墓前祭拜的老人叫赵祥娥,是抗美援朝烈士赵吉祥的女儿。她直到2010年才知道父亲牺牲后安葬于沈阳,直到2014年她第一次在父亲墓前祭拜。刚到墓前,她扑跪在墓碑座上,抚摸着墓碑放声大哭:“大大(山东方言——爸爸),我来看您了……”

  她的哭泣,她的诉说,她的心愿……证明了志愿行动的意义。

  沈阳有一群特殊的志愿者,他们是为烈士寻亲志愿者。他们在春节前还在为寻找烈士亲人奔波着,并在2月9日当天又在法库和康平分别找到一位志愿军烈士亲人。

  为烈士寻亲志愿者的爱与行动,是对生命的告慰、对精神的继承、对家国大爱的呼吁。

  朝鲜开城烈士陵园

  沈阳籍烈士名单

  ●马广宇(马广余)

  于洪区沙岭公社四台子

  ●董宝成

  辽中区乌伯牛公社达子营大队三家村

  ●李成义

  皇姑区永安胡同

  ●邓玉学

  苏家屯区大淑堡大队

  ●任福志

  苏家屯区八一公社任家甸大队

  ●吴明允(吴明云)

  苏家屯区陈相屯公社

  ●邓玉雪

  苏家屯区大淑堡公社大淑堡大队

  ●张明山

  新民市东郊公社门家网大队曾家街

  ●王魁仪(王奎义)

  新民市兴隆堡公社陶柴屯二队

  ●宋振岐

  新民市梁山镇费岗子村

  ●康有元(康友元)

  法库县大孤家子公社大孤家子大队

  ●郑洪喜(郑鸿喜)

  法库县叶茂台公社石桩子大队

  春节前

  找到两位烈士亲人

  吴先生和申先生都是“70后”,他们是为烈士寻亲志愿者。2月9日,过了小年的第二天,大家都进入了过年的气氛中,他们一大早就驱车前往法库和康平,为的是找寻两位志愿军烈士的亲人。

  采访时,他们一再叮嘱我们不要写他们的名字,他们只是做自己心里想做的一件事。

  当他们赶到法库县孟家乡凤岐卜村时,村委会还没开门。此行他们是寻找志愿军司令部警卫团副班长金福才烈士的亲人,想告诉烈士亲人金福才现埋在朝鲜桧仓烈士陵园。对于绝大多数志愿军烈士亲属来说,他们只知道亲人牺牲在朝鲜,却不知尸骨埋在何处,只能隔空寄托哀思,这成了有些烈士家属的心病。为烈士寻亲志愿者所做的工作就是,发现烈士的埋葬地点,并想法告诉烈士亲人,以告慰烈士英灵,抚慰烈士亲人心灵。

  打听了多位村民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金福才烈士的弟弟金福元。金福元今年已经71岁了,哥哥大他足有20岁,他对哥哥没有印象。不过父母在世时却总是唠叨他这个哥哥,并在清明时家里饭桌上会多出一双筷子。金福元说:“父母没有机会为哥哥祭扫,这成了他们一生的遗憾。父母临终时还让我有机会一定要打探哥哥埋葬的地点。今天你们告诉我这个消息,我真的太高兴了,我也会把这个喜讯告诉已经过世的父母,让他们在九泉之下含笑,希望他们能和哥哥团聚。”金福元的儿媳妇表示,老公公身体不好,今年清明节他们不能去朝鲜祭扫,但会委托“志愿军烈士寻亲服务团”微信群赴朝鲜扫墓的群友代为祭扫,以后她和老公一定会去一趟,了却老公公的夙愿。

  申先生告诉记者,金福元患有小脑萎缩病,握着他的手始终不放下,那一刻,他感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当天下午,他们又驱车前往康平县柳树乡糖坊村,找到了辽西志愿军担架2团张恩普烈士的亲人,告知张恩普烈士现埋葬在朝鲜开城烈士陵园2号墓。

  每联系上一个志愿军烈士的家人,吴先生和申先生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有时候笑的像孩子一样,挂着嘴上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太好了,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烈士信息

  千辛万苦挖出

  找到烈士亲人是快乐的事,可找寻的过程却可以用千辛万苦来形容。

  申先生告诉记者,这些志愿军烈士埋葬信息来自于“志愿军烈士寻亲服务团”QQ群。近两年,有志愿军烈士家属赴朝鲜扫墓时,在朝鲜各大烈士陵园拍下烈士名字信息,发到“志愿军烈士寻亲服务团”QQ群里。有很多像吴先生和申先生这样的志愿者,他们负责整理从朝鲜带回的志愿军烈士名单。比如在朝鲜开城共安葬着志愿军烈士15236人,其中,有名烈士10084人,无名烈士5152人。他们需要通过抗美援朝纪念馆官网和中华英烈网等网站,将带回来的烈士的名字进行逐个对比,最后将他们的详细信息一一列举出来。经过一次次的汇总,然后按照籍贯和区域整理,分发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由他们分头寻找各自省内的烈士亲人。

  在这份名单上,有烈士姓名、籍贯、部队番号、牺牲时间、牺牲地点、出生年月,对墓碑上的名字和后期核实的名字有出入的,还要专门标记出来。因为这些是当年的登记信息,现在很多行政区划都发生了变化,加上当年很多烈士未成家就奔赴战场,没有子女,亲人多非直系亲属,能知道当年他们信息的人就更少了,所以找到烈士亲人并不容易。志愿者们也是想尽各种办法。

  申先生说,现在全国像他和吴先生这样的志愿者大概有200人,他和吴先生主要负责东北三省的烈士亲人寻找。对于籍贯信息较明确的,他们会通过“114”找村委会或是求助政府信箱,电话打了不少,不过收效甚微,通过这种渠道他只找到两位烈士亲人。更多时候是需要他们实地走访,找寻烈士亲人信息。而最有效的手段,是借助媒体和发动当地志愿者帮助寻找。吴先生就曾联合长春当地媒体发布他整理的吉林省埋在开城的151位烈士的名单,结果找到了30多位烈士亲人。他则通过抚顺的志愿者马东和王曦找到四位烈士亲人。

  吴先生从小就对志愿军军史感兴趣,几年前机缘巧合接触了抗美援朝烈士的后人在寻找不知埋骨何处的亲人,由此开始接触全国各地寻找抗美援朝烈士的人们。他们思念亲人的痛、四处奔波的苦对他触动很大。而申先生的二爷爷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再也没回来。他们对志愿军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他们真的是用情做公益。

  本报为烈士寻亲

  一直在路上

  在为志愿军烈士寻亲的道路上,不断有志同道合的人加入。正是对烈士的敬仰,对家国大爱的呼唤,让他们有一种公益情怀,愿意投入精力去帮助别人。而本报为烈士寻亲一直在路上,记者也是带着感情投入烈士寻亲的报道。从2008年3月19日到2010年10月,报道组奔波万里远赴烈士家乡,帮助53位埋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无人祭扫的烈士找到亲人。

  对于志愿者为寻亲所付出的艰辛,沈阳日报的记者感同身受。为寻找烈士亲人信息,记者曾拨出电话2000余次,一次次因断掉线索而失望,又一次次因出现新线索而兴奋。有25位烈士的亲人,通过电话方式怎么也找寻不到。从2010年3月起,寻亲行动进入实地寻找阶段,报道组足迹遍布13个省200多个地区。我们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通过各种方式终于全部找到了53位烈士的亲人。我们也与烈士的亲人们建立起一种亲人般的情感。

  从2014年开始至今,沈阳日报又推出《心灵的祭台》栏目,报道了50多个志愿军家庭寻亲的故事,我们还将会继续为烈士亲人服务,因为这是“抢救烈士资料,弘扬烈士精神”,也是“告慰烈士英灵、安慰烈属情感”的需要,更是媒体的社会责任与新闻良知。

  本报烈士寻亲报道已经坚持了10年,我们不时接到烈士家属的寻亲电话。帮助寻亲者找到烈士埋葬地绝不是一件小事,我们应该有一份郁达夫式的清醒:“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更是不可救药的。”只有对烈士、英雄充满了敬意,我们的民族才能有成风化人的力量、凝心聚力的惯性。

  志愿者们无悔付出,只为墓碑前的团聚。

  我们和沈阳志愿者一起,整理出埋在朝鲜开城烈士陵园的沈阳籍烈士名单,希望由您来为烈士亲人圆梦。如有烈士亲人信息,请拨打13704036699与我们联系。我们相信,每个人都能在这个过程中贡献一点点力量,烈士寻亲队伍将会异常壮大,志愿活动也将会像接力一样不间断地传下去,也会为更多的烈士英魂找到家人。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