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抗美援朝”68周年记者带您走进遂宁抗美援朝老兵

2018年10月29日 来源:遂宁新闻网


W020181027714121744379.jpg

  25日,是“抗美援朝”68周年纪念日。

  1950年10月,为保家卫国,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作战,抗美援朝由此拉开大幕。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全力支持,大批遂宁军人也义无反顾地奔赴前线作战。至今,遂宁还有一批健在的抗美援朝老兵,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巴蜀周末》记者走进了几位抗美援朝老兵,聆听了他们当年的战斗故事。

  谢松茂:在进攻883.7高地中负伤

  23日,吃过午饭,老伴出门后,家里便只剩下了腿脚不太利索的谢松茂。他半躺在沙发上,照例捧着一本《毛泽东选集》认真阅读起来。渐渐地,他感觉到左臂有些酸痛。

  “看样子,又要下雨了。”谢松茂喃喃地说道,将视线挪开书页,向窗外望去;天空是黑压压的一片。六十多年了,谢松茂左臂的负伤,每在雨前就会让他忆起,那段烽火连天的战斗岁月。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时年19岁的谢松茂成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次年3月,谢松茂随部队跨过了鸭绿江。

  “那时,交通工具很不发达。我们过鸭绿江到朝鲜新义州全靠步行。”虽然今年已经88岁,很多往事已经忘却,但谢松茂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当年是60军184师53团1营2连的战士。

  “既然选择上前线,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为了保家卫国,必须勇敢起来。”身高1米73的谢松茂身材魁梧,被选拔为轻机枪手,同时,他还是尖刀组的成员,每次战斗都冲在最前面。


  谢松茂阅读《毛泽东选集》

  在朝鲜战斗的2年多时间,谢松茂已记不清楚究竟经历过少次战斗,但有一次让他的记忆尤其深刻。那是在1952年的冬季,寒风吹得人直打哆嗦,借着大雾的掩护,敌军的空军频频来犯。

  战斗打响后,场面异常激烈,只要敌机出现在谢松茂的视线中,他就不停地进行扫射。因为长时间扣动扳机,他手指渐渐地没有了知觉,到最后只是像机器一样不停地扣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敌军终于被我们击退了。”战斗结束后,谢松茂才发现子弹壳覆盖住了自己的半个身体,筋疲力尽的他甚至无法站起身来。

  在前线,除了随时降临的死亡威胁,谢松茂和战士们还常常忍饥挨饿。“敌军把公路炸毁,物资跟不上,有时一连几天都吃不上饭。”谢松茂回忆说,因为缺乏营养,很多战士都患上了夜盲症。

  谢松茂左臂是在进攻883.7高地中负伤的。对于当时的诸多细节,谢松茂仍然记忆犹新。“先炮击半个小时,然后停下,让敌军误以为我们要冲锋,在他们离开掩体进入防守状态后,再次使用炮击。”谢松茂说,如是三次之后,冲锋的信号弹在空中绽开之后,他便不顾一切地向高地冲去。

  然而,在冲锋的过程中,谢松茂不幸被炮弹击中,一时不省人事。第天二早上,担架队发现了一息尚存的他。被台上担架后,朦胧中,谢松茂的看见一片焦土上全是坑弹、尸体和鲜血……在谢松茂养伤的过程中,《朝鲜停战协定》在朝鲜板门店签订了。进攻883.7高地,成为谢松茂参与的最后一次战斗。

  廖大松:战斗场景反复在梦中重现

  1951年10月,第五次战役之后,20岁的廖大松应征入伍。入伍的第二天,廖大松便随部队从遂宁出发,步行3天后到了绵阳,随后,经宝鸡、虚化等地,来到了鸭绿江前。

  在到朝鲜之前,指导员向他们介绍了几个要沿途经过的大城市,廖大松对异国风情很是期待。然而,每到一处,廖大松只见一片瓦砾,那些城市早已被炸得干干净净,不见一栋房屋。

  “我们晚上行军,白天睡觉。当时的朝鲜正值雨季,白天睡着淋,晚上走着淋。”廖大松随部队行走了22天,来到了三八线前。廖大松因为个字较小,被安排当通讯兵。

  廖大松打的第一打仗是611高地防守战。那天晚上,指导员叫上廖大松,说是611一个战士接到未婚妻的信,要和他分手,该战士心里很难受。指导员便和廖大松一起去给该战士做思想工作。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廖大松和指导员一到611,敌人便前来进攻。一场持续三天三夜的战斗就此拉开了序幕。

  当时,611的守军只有一个加强排,不过40余人,而敌军却有一个连的兵力。“由于实力过于悬殊,很快地面就完全被敌人占领了,我们退守到了地下坑道。”廖大松说,地下坑道设计合理、易守难攻,敌人无论是强攻,还是释放毒气,进攻了三天三夜都拿志愿军毫无办法。最后,只得撤退。

W020181027714121812850.jpg

  廖大松(左一)与谢松茂

  “我到611时,那里草木丰茂,整个山坡都是绿油油的,我离开时,再也不见一点绿意......”廖大松说。

  廖大松印象中最惨烈的一场战斗,是进攻7797高地那次。说起这场战斗,廖大松的眼泪就止不住得流。

  根据侦查情报,7797的敌军驻军只有一个连,廖大松所在的营接到半个小时拿下该高地的任务。然而,敌军的火力却异常凶猛,志愿军战斗了整整一夜,一个营的兵力几乎折损殆尽,也没有拿下7797。

  硝烟弥漫,尘土飞扬,天昏地暗,一个个战友不停倒下......这样的场景后来反复出现在廖大松的梦中。“后来才知道,我们去进攻时,敌军正在换防,换防的部队刚到,原守队还没有撤走。”廖大松说,在十天之后,我军整装待发,一个冲锋就拿下来了7797。

  在上甘岭战役打响之前,战斗经验丰富的廖大松被列为了“保存力量”,没再上前线。

  回国后,廖大松到了荣军学校读书,正是在这里,廖大松和谢松茂相识了,两人的友谊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如今,两人住在一个小区,常常聚在一起,谈过去,说现在……

(遂报全媒体记者 徐金华)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