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沈报人的“志愿军情结”

2018年10月30日 来源:沈阳日报

1.jpg

范万章烈士的妹妹范淑兰把头靠在哥哥墓碑上  

2.jpg  

1953年3月6日,焦若愚、卫子人等执绋送殡    

3.jpg

1953年3月3日,三烈士灵前    


   (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68周年纪念日。

    前几天,沈阳志愿者申先生告诉我们:他们为了圆志愿军后人和烈属祭拜英烈的梦,特地组织了一个团,前往上甘岭等地;10月22日,黄继光生前所在连连长万福来之子万爱军、孙占元生前所在连连长张计发的女儿张爱民,和志愿军老英雄钟仁杰的儿子钟九辉,一起来到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祭拜黄继光、孙占元等英雄。

    在这样特殊的日子,很多人想到了英雄……

    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197000余名志愿军烈士的名字镌刻在烈士英名墙上。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还安葬着牺牲的123名团职以上志愿军干部和战斗英雄,这里也是589具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的存放地。英雄的血脉涌动在沈阳人民的心田。

    68年来,《沈阳日报》始终将传承志愿军英烈精神作为一项重要的报道内容,并用实际行动做了很多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形成了一份特别的情结——“志愿军情结”。

    见证

    公祭三烈士 以最高的礼仪

    1953年2月2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英雄黄继光、孙占元、邱少云三位烈士的遗体运抵沈阳,沈阳人民以最高的礼仪迎灵、公祭、守灵、送灵、安葬,度过了感天动地的九个日夜。《沈阳日报》完整记录了当时的情景,留下了一段难忘的记忆。

    三位烈士的灵柩停放到和平区二纬路与三纬路之间的空场上(即现在的八一公园内),场内西侧搭起一个很大的席棚子用来停放烈士灵柩。大棚上方横额书写“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三烈士灵堂”几个大字,棚子正中悬挂着三烈士的大幅遗像,遗像下是烈士们的灵柩。两旁是众多的花圈、挽联。沈阳市人民政府成立了治丧委员会,举行规模宏大、庄严隆重的公祭活动。

    1953年3月3日至5日,《沈阳日报》连续刊登了《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孙占元烈士传略》《特等功臣、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烈士传略》《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邱少云烈士传略》,分别介绍了他们英勇战斗的感人事迹:孙占元被炸断双腿,仍指挥作战,夺取了敌人的阵地,拉开手榴弹,滚进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黄继光用自己的胸膛挡住敌人的火力点,给反击部队开辟了一条前进的道路;邱少云为了不暴露潜伏的目标,在敌人燃烧弹的火焰烧着自己身体时一动不动,直到牺牲。

    3月4日,《沈阳日报》一版报道:“前往致哀的各界人士怀着悲痛的心情,排着整齐的队伍进入灵堂,默默地向烈士灵柩致哀。”报纸配发的大幅图片是“沈阳市人民政府的全体干部在三烈士灵前宣誓”。

    3月5日,灵台前已经摆满了沈阳市各界人民送来的花圈、挽联、誓词及祭品,以致需要增搭灵棚方可容纳。《沈阳日报》一版对此进行了报道。记者记录了现场的场景:“像流水一般的人群,踏着积雪,冒着寒气,抬着花圈,胸口戴着白花,纷纷祭奠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英雄黄继光、孙占元、邱少云三烈士。当灵堂上主祭者宣读视死如归的英雄事迹时,许多人被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3月6日,三烈士安葬日。3月11日《沈阳日报》第4版这样报道:

    追悼大会礼成后,起灵。由军区及沈阳市党、政、军负责同志焦若愚、卫子人等亲自执绋。灵柩由追悼大会会场灵堂出发,以乐队、花圈队、挽联队、仪仗队前导,经和平街、五纬路、市府大路、市府广场、惠工广场直到烈士陵园。一路上各机关的干部、部队的战士、学校的学生和街道的群众,均肃静地候在道旁向烈士灵柩致哀。三经路一位王老大娘听说灵柩要从三经路走,很早就在道旁等着,她悲痛地说:“公祭时间我没参加上,烈士要安葬了,我说什么也得来送送。”三经路完全小学校的全体师生,两个多钟头以前,就排列着整齐的队伍,等待向烈士致哀。当灵柩停到烈士陵园后,由午后一时开始,举行安葬仪式。参加安葬的所有人员,最后在哀乐声中绕墓一周,向三烈士致敬。

    《沈阳日报》报道说,沈阳市各界人民公祭三烈士,前去公祭的共145个单位,27000余人。此后,《沈阳日报》对多名志愿军烈士的安葬仪式都进行了详细报道,并配发了图片。如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杨连弟烈士的灵柩,1953年5月15日下午1时15分运抵烈士陵园,16日11时15分下葬;特等功臣、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烈士遗体,于1953年7月4日运抵烈士陵园,7月5日下葬。

    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是东北军区1951年8月建成的,第二年移交给沈阳市民政局管理。这里每座墓都用水泥砌成丘状,墓碑朝南,墓内是砌成一米多宽、两米多长的长方体空穴,后部留有活动砖门,灵柩由此入葬后再砌好埋上土。

    行程万里 为了烈士的亲人

    寻找

    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安葬着123名团职以上志愿军干部和战斗英雄。

    然而,到2008年初,在陵园烈士亲属来访登记簿上,还有53位烈士的名字下面一直是空白。据了解,由于当年烈士善后工作纷繁复杂,他们的亲人只收到了烈士牺牲的通知,却始终不知烈士安葬在哪里,有的亲人为寻找烈士安葬之地几十年无果,抱憾而终。不能让英烈的遗体虽已入土为安,而他们的灵魂却无法找到亲人与家园!

    《抗美援朝烈士的亲人们,你们在哪里》,这篇刊发于2008年3月19日的《沈阳日报》报道迅速在辽沈地区掀起一股热潮。从此时开始,沈阳日报组织记者,为寻找烈士的亲人,开专栏、广发帖、电话联系、实地寻访……目的只有一个——“烈士流血,别让亲人无处流泪。”然而,承诺容易践行难。首先,烈士家乡遍布全国13个省,在几十年内各地行政区划变化很大,有的连省份都调整了;其次,多数烈属现在仍然地处偏远的农村和山区,信息闭塞,能够听到“寻亲声音”的渠道很少。尽管困难重重,但记者们决心“抢救烈士资料,弘扬烈士精神,告慰烈士英灵、安慰烈属情感”。《沈阳日报》不仅开辟了《期待重逢·寻找烈士亲人》专栏,还积极与各地多家媒体互动,在烈士家乡掀起寻亲高潮。同时,借助网络力量,广发寻亲“英雄帖”,让“寻亲声音”四处传播,建立了一个跨地域寻找烈士亲人的“互联网”。

    2008年4月2日上午,烈士陵园迎来了林广山烈士的弟弟、68岁的林光海老人,他是寻亲报道刊登后第一个来扫墓的烈士亲人。此后,二级英雄、文登籍烈士刁子仁,二级英雄、潍坊籍烈士于守恒……他们的亲人是看到当地媒体报道后找到烈士埋身之地的。范万章烈士的妹妹范淑兰、弟弟范万堂远在新疆,他们通过网络知道《沈阳日报》正在寻找烈士亲人。

    不抛弃,不放弃,一定要为53位烈士找到亲人。这几乎成了寻亲后期的一种信念,支撑记者走完艰难的为烈士寻亲之路。到2010年初,还有26位烈士没有亲人来扫墓,2010年3月、4月和9月,寻亲小组先后踏上山西、河北、江苏、湖南、湖北、陕西等实地寻亲的征途。事实证明,不到这些烈士的家乡去,你很难找到他们的亲人。在山西应县,我们找一位空军团长刘光义烈士的亲人,他的家乡记载的是“山西应县南应村”。在应县县政府办公室里,大家研究了三份应县不同年代的地图,找到了南王村、南旺村、南庄、南辛庄等好几个带“南”字的村名,就是没找到“南应村”。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发现了一个叫安营的村名。有人提出:“‘南应’会不会就是指‘安营’啊?”这听起来有些不靠谱的怀疑被证明是正确的。烈士的大孙子刘永清一家人就在安营村。这是当地方言闹了一个横亘50多年的“误会”。应县人说“安全”都说成“南全”,而说“安营”听来像“南应”。当初登记烈士籍贯的人估计也是将“安营”听成了“南应”。而类似的“误会”,光靠电话查询、媒体联动或者其他途径是无法解决的,这也是要实地寻亲的原因。

    2010年10月25日,《沈阳日报》发表了《万里寻亲慰英灵》的长篇通讯,宣告“53位烈士亲人全部找到了”。在两年零7个月时间里,沈报人“不放弃,不抛弃”,奔波万里远赴烈士家乡,2000余次电话查询,在13个省200多个地区,从都市到村庄,都留下了苦苦寻觅的足迹,行程约11970公里,最终帮助53位烈士全部找到了亲人。《寻找抗美援朝烈士亲人》系列报道,获得第二十一届中国新闻奖报纸系列类二等奖。

    这便是沈报人为抗美援朝烈士寻找亲人的故事。

    2010年记者节当天,《人民日报》以《暖暖寻亲路》为题大篇幅报道沈阳日报坚持3年寻亲的情况并配发短评《责任与良知的坚守》;《工人日报》《中国国防报》也对此刊发长篇通讯,在沈阳新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留下烈士的家史

    心灵的祭台

    从2014年3月开始至今,《沈阳日报》又推出《心灵的祭台·致敬抗美援朝烈士亲人》栏目,为尚未找到烈士忠骨的亲人提供一个让他们释放压抑60年情感的“心灵祭台”,留住烈士的家事、家史。

    截至目前,该栏目已讲述了50多位志愿军烈士的家事、家史。

    2015年4月23日,《沈阳日报》第5版以《哭泣的儿子在路上 一笔一笔为英雄父亲“画像”》为题,报道了郑州日报高级记者陈亚洲、一位志愿军烈士遗孤思念父亲的故事。陈亚洲后来给报社写信:“此稿充分表达了我作为志愿军烈士遗孤的心声,抚慰了我的心灵。从字里行间,也表达了贵报对志愿军烈士的无限敬仰和爱戴的深厚情意。”此稿在志愿军家属中产生强烈共鸣,他们在多个志愿军家属QQ群和朋友圈中转发。我们在致敬抗美援朝烈士亲人时,他们也在向《沈阳日报》致敬。

    2014年4月23日,《沈阳日报》刊出《“志愿军”深镌家族血脉》一文,讲述了王志才烈士的家庭故事,提到烈士妹妹王玉琴想多了解哥哥的事迹,想寻找烈士生前所在部队——志愿军39军116师347团的战友。文章见报后,沈阳市委党史研究室宣教处处长田宝君给记者提供重要线索,记者找到了金东辉,他曾是志愿军39军116师347团政治部联络员(翻译)。2014年5月8日,在记者陪同下,家住在新民市的77岁老人王玉琴带着新民特产的香瓜,赶到于洪区世代书香小区,见到了金东辉。尽管金东辉已经81岁了,但他思维清晰,口齿伶俐,讲起王志才所在连队的战斗故事可谓是娓娓道来,王玉琴听得如醉如痴。王玉琴非常关心哥哥的遗体可能的埋葬地点。金东辉说,当时志愿军一直在向南推进,后勤部队有充裕的时间收集、埋葬尸体,王志才应该是得到了妥善掩埋。这让王玉琴稍感安慰。王玉琴说:“《沈阳日报》牵线搭桥,让我知道了很多哥哥生前的战斗故事,我也多了一个志愿军哥哥。”

    浓浓的“志愿军情结”,是沈报人的宝贵财富,更是沈阳这座城市的一抹精神的底色。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