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菏泽退伍老兵张景宪帮15位烈士找到家人

2019年05月20日 来源:大众网

 张景宪向记者介绍为烈士寻亲的过程。

  在菏泽市经济开发区佃户屯街道办事处张和庄烈士陵园内,长眠着136位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无名烈士。因为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张景宪十余年来的坚持和努力,94名烈士的身份得以确认,并先后帮15名烈士找到了家人。

  今年清明节期间,泰安新泰的娄炳才带着孙子来到张和庄烈士陵园,为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堂哥娄元盛扫墓,这已是娄炳才清明节来此扫墓的第三个年头。打小,娄炳才就从家里老人口中听说了堂哥为国捐躯的英烈事迹,但一直不知道堂哥在哪里牺牲,直到2016年张景宪的出现,他才知道了堂哥的埋身地,“当年7月份,张书记一行人带着资料找到这里,我们才知道了堂哥生前在华野第8纵队23师68团2营4连任副班长。”

  娄炳才找到为国捐躯家人安葬地的背后,是张景宪十余年来的默默坚持和努力。作为一名退伍老兵,村西头的这片陵园常常唤起张景宪的从军记忆,2008年起,他决心要帮这些无名烈士确认身份、找到家人。

  几经周折,张景宪终于在2014年拿到了烈士花名册,无名烈士终于有了名字,可如何找到烈士的家人?张景宪最先想到了电话联系。

  这些牺牲的烈士中,职务最高的是张文禄,时任华野第8纵队23师67团2营5连副连长,花名册上的住址为潍坊市临朐县九区老庄子村。张景宪决定从寻找张文禄烈士的家人开始。

  “当时就是打114查号台寻找,光电话就打了七天,由于地名的更改更换,很难联系到。”张景宪说,还好电话辗转联系到了那个村子的村支书,“张文禄烈士没有儿女后人,村支书给了烈士两个侄子的电话,算是找到了烈士家人。”

  “奶奶在弥留之际,唯一的遗愿就是希望俺们能够找到四叔。感谢张书记帮俺找到了四叔,了了奶奶的心愿。”张文禄烈士的侄子张起华感激地说。每年清明节前后,张起华、张起成两兄弟就会来到张和庄烈士陵园,陪长眠于此的“四叔”说说话。

  虽然辗转找到了第一个烈士家人,但电话寻亲的效果并不明显。2014年,张景宪又想到了用写信的方式寻找。他在信封上用大号字标明,收信人是“烈士”,落款是烈士陵园的详细地址,并附上了自己的手机号。85封迟到近70年的家书,开始在每年春节过后和建党节前,从张和庄烈士陵园发往全国各地。

  然而,因为时间久远,各地区划名称变化较大,很多信件石沉大海。也有不少信件一封封被退了回来,信封上写着退信理由:“查无此人”“查无此地址”。

  不过,张景宪依然会照例把这些信一一发出,“只有发出去了,才会有希望。”张景宪说,后来为了引起邮递员的注意,他尝试着在信封上加了一段说明。如发给张现先烈士的信,在信封上注明:该烈士(17岁),于1947年12月牺牲于菏泽战役,望邮递员同志再辛苦一下,帮烈士找到家。

  至今,为了帮烈士寻亲,张景宪已寄出上千封信件。截至目前,他已为包括娄元盛、张文禄在内的15名烈士找到了家人。

  “现在就是跟时间赛跑,时间越久,随着老一辈的离世,知道烈士的人会越少。希望更多人参与进来,尽快帮烈士找到家。”张景宪说,虽然帮无名烈士寻找家人,就像大海捞针,但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相关阅读:清明迎烈士 第6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 最可爱的人回家

  鹰击长空,烈士魂归。

  两架歼—11战机,刺破苍穹,千里护航。降落之际,战机低空通场拉烟,致以共和国的敬礼。

  4月3日上午11时40分,搭载第六批10具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及145件遗物的中国空军专机降落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在阔别祖国近70年后,这10位志愿军烈士的遗骸终于回到祖国,并将于4日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志愿军烈士们的遗骸,静躺在红木棺椁中,被缓缓地交接到中国礼兵的怀抱,仿佛在交接着沉甸甸的历史。今天,祖国张开双臂,以最高的礼遇迎接他们回家。

  与10具烈士遗骸一同回国的,还有部分相关遗物,将为寻找烈士的亲人提供重要线索。从2014年到2018年的5年时间里,已有5批共589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遗骸回到祖国怀抱,并安葬于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在前5批589位在韩志愿军烈士的上千件遗物中,有数十枚印章,其中24枚印章上的文字图案清晰可辨,顺着这24个名字所提供的线索,今年清明节前夕,退役军人事务部和人民日报新媒体等联合发起“寻找英雄”活动,目前已有5位烈士亲属被找到。

  在辽阳灯塔市柳河镇上柳村,侯永信烈士的侄子侯甫元和侯辅吉一早就打开电视机,关注第六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的现场。侯永信烈士的遗骸是2014年第一批归国的,侄子侯辅吉通过这次“寻找英雄”活动找到了叔叔的信息。

  “第一次看志愿军遗骸迎接仪式的直播,红毯、专机、仪仗队,如此庄严隆重,想到五叔当年也是这样……”今年已近70岁的侯甫元说着哽咽了,低下头揉了揉眼睛。“几十年没有信儿,谁能想到还有这么一天,感谢祖国一直没有忘记他们!”

  当年得知侯永信烈士牺牲的消息后,侯家在村里给他立了衣冠冢。“五叔是从村里参军走的,虽然没见过他,但从小就跟父亲一起祭拜。现在他回来了,我们也心安了。”侯辅吉说,马上清明到了,这次家里儿孙辈的十几口人都要去沈阳祭拜侯永信烈士。“五叔没有子女,我们商量着还是让他跟其他烈士一起安眠在烈士陵园,让更多人纪念他们,也让我们的儿孙多去那里受教育。”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