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东阳籍4名抗美援朝烈士家属均已找到

2019年04月23日 来源: 金华新闻网


  提示: 昨天下午,记者从叶庆华处了解到,之前没有具体信息的4位东阳籍抗美援朝烈士在本报刊登报道后的第二天,通过叶庆华与当地志愿者组织的努力,已经全部联系到烈士家属,并告诉了他们烈士的具体安葬地点。

  金华新闻客户端4月13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季俊磊

  昨天下午,记者从叶庆华处了解到,之前没有具体信息的4位东阳籍抗美援朝烈士在本报刊登报道后的第二天,通过叶庆华与当地志愿者组织的努力,已经全部联系到烈士家属,并告诉了他们烈士的具体安葬地点。“一转眼六七十年了,终于有了二哥的消息,父亲母亲终于可以瞑目了。”吕烈荣烈士的弟弟吕敏生说,如果有可能,希望能够取回哥哥的骨灰,让他叶落归根,也能一家团聚。

  志愿者两天内持续走访,找到所有烈士家属

  “这4位东阳籍抗美援朝烈士不像之前那2位有着详细的住址,资料上只写着浙江东阳,查找范围比较大。”据悉,叶庆华手上的这份名单最初来源于志愿者申云峰的总名录,孙嘉怡从中晒选出了浙江籍抗美援朝烈士,而她负责寻找金华籍烈士。为了进一步缩小寻找范围,叶庆华再一次登上中华英烈网寻找烈士的具体信息。

  “点开中华英烈网,输入烈士的信息,同名同姓的很多,只能一一进行晒选和对比。”叶庆华说,仅仅查找4人的具体地址就花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好在最终确定了烈士们的参军登记地址。于此同时,东阳市巍山镇志愿者协会会长王丽也去了东阳市民政局查找烈士相关信息

  “还没等民政局回复,叶庆华就给我发来了4位烈士的具体地址了。”王丽说,有了具体地址就很好找了。她第一时间把信息转到当地的志愿者群里,并组织4路志愿者,分别前往周宝其烈土的家乡巍山镇岭南村、吕烈荣烈士的家乡巍山镇前光村、王文兰烈土的家乡佐村乡桑梓村、马章清烈土的家乡千祥镇金村寻找烈士家属。

  “这些烈士的年纪都已经90多岁,很多同龄人都不在了,村子里四五十岁的人基本上也不清楚,找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王丽说,志愿者们首先找到各村的村干部了解情况,然后询问当地七八十岁的老人,多番查找之后,终于找到了烈士的家属,要到了他们的联系方式。

  “当我拨通电话,告诉他们这一好消息的时候,烈士家属们都很激动,连声道谢。”王丽说,很多烈士家属表示明年清明要去朝鲜扫墓,也有家属希望能把烈士的骨灰带回家乡,让他们魂归故土。

  “明年清明,一定要带家人去朝鲜扫墓”

  “爷爷奶奶活着的时候,就一直念叨着叔叔,直到离开人世前的那一刻,还在喊着叔叔的名字。”烈士王文兰的侄子王正荣说,听家里的长辈说起过,王文兰小时候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作为家里的老幺,却没有半点娇气,干活勤勤恳恳,十几岁时就经常主动帮家里分担家务。

  “叔叔参加抗美援朝的时候才19岁,还是母亲把他送到村口的。”王文兰参军后就失去了消息,直到政府给家里拿来了一块写着“无上光荣”的牌匾和一本烈士证,才知道已经牺牲了,虽然上面写着牺牲在朝鲜,但一直不知道准确的地点。王正荣听王文兰一起参军的战友说起过,他是在执行某项运输任务时,被敌军的飞机连番轰炸给炸死的,那时候他参军还不到一年。遗憾的是,王文兰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

  “爷爷奶奶至死都没有放下这个心结,希望可以知道叔叔身在何方,母亲就秉承了二老的遗愿,每年都念叨着去找一找叔叔。”王正荣曾带着母亲去东阳市民政局查询过,查到好几个同名同姓的,但都不是同一个人,也曾去走访过王文兰一同参军的战友,但他们迷迷糊糊地说不清楚了。他说,如今终于有了准确的消息,爷爷奶奶终于可以瞑目了,明年清明节会带着爷爷奶奶的照片去朝鲜,与叔叔“团聚”。

  烈士周宝其的侄子周济明和王正荣是一样的心情。“听叔叔一起参军的战友在事后说起,他在参军后不到5个月就牺牲了。”周济明说,叔叔参军那一年21岁,父亲刚好在外工作来不及送他,参军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父亲心中充满了遗憾。

  当时村子里一共7人一同前去参军,只有周宝其没有回来。“叔叔小时候学过武术,每次村子里舞狮,他都是在前头耍刀花的人,单刀双刀都不在话下。”周济明说,叔叔是村里公认的勇士,去报名参军时更是心怀一腔热血,希望可以凭自己的本事报效国家。

  周济明后来了解到,周宝其也是在运输物资的过程中牺牲的。“听叔叔的战友说,当时他们有4辆运输车,叔叔主动要求去最后一辆,没想到遇到敌机,扔下4枚炸弹,连车带人震到空中,就摔死了。”他说,父亲在世的时候总想着去朝鲜找叔叔,他也托吉林延边的志愿者寻找过,但始终没有消息。现在有了消息,明年清明打算和家人一起去朝鲜给叔叔扫墓,也能圆了父亲的心愿。

  “如果可以,希望能把他从朝鲜带回来”

  烈士吕烈荣的弟弟吕敏生,对哥哥一直十分思念,当志愿者向他传达消息时,老泪纵横。“哥哥从小跟着大姐的公公学武,有一技之长,十二岁加入了共青团,工作积极性也很高,邻居们都很看好。”吕敏生说,当时报名参军时,父母很舍不得,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还当上了新兵班班长。

  “听回来的老兵说,哥哥是在一次卸军用物资时,被炸弹炸死的。”过了两三年,吕敏生一家人才知道吕烈荣的消息,原来他到战场后的10个月就牺牲了。吕敏生说,母亲得知哥哥牺牲后,心情特别激动,一度想找方法去朝鲜寻找,但路途遥远,都被父亲劝下了,后来成为遗愿。多年前,他曾想过让还在世的老兵带路去朝鲜,但考虑到他们年纪大了有风险,后来也没能成行。

  “我们家一共有9个孩子,现在还有还有4人在世,都在等着哥哥回家。”吕敏生说,知道哥哥的消息后,他高兴地一晚没睡,立刻通知了在世的3个妹妹,大家都很想把哥哥从异国他乡带回来,让他能够落叶归根,一家人也能得以团聚。

  今年94岁的马彩顺原是千祥镇金村的民兵连连长,和烈士马章清一起长大,20岁时马章清参加抗美援朝,牺牲在战场上。“他个子不是很高,皮肤有点黑,但看上去很壮实。”马彩顺说,马章清还有一个养子和孙女,另有8个侄女,都希望可以把他的骨灰从朝鲜带回来。

  “不光是他们,我们金村人都是马章清的亲人,我们盼望英雄能够回家。”马彩顺说,每年清明,村民和学生都会来给村里的烈士扫墓,怀念先烈。

  (原标题:4名抗美援朝烈士家属均已找到,希望取回骨灰一家团聚)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