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横城反击战

您当前位置: > 经典之战 > 横城反击战
  在美第1军、第9军在西线向汉江南岸猛烈进攻的同时,美第2师负有为美第10军和南朝鲜第3军团进行战场侦察任务,于1月31日开始,沿原州、砥平里轴线和原州、横城轴线进行威力侦察,2月2日,其一部队进窜横城,3日,该师第23团进窜砥平里。2月5日,李奇微令美第10军和南朝鲜第3军团在中线和东线发起名为“围歼行动”的进攻。以美第10军指挥的美第2师和南朝鲜第8、第5师,以原州、横城、洪川为轴线向北攻击:以南朝鲜第3军团指挥南朝鲜第7、第9师由宁越、旌善向平昌及以东一线出击。美第7师和南朝鲜第3师为美第10军和南朝鲜第3军团的预备队,向忠州以北至横城一线集结。志愿军为在东线创造歼敌条件,1月31日,彭德怀即令第42军主力于2月1日晚出动,集结于龙头里、砥平里地区,令该军在阳德院里地区的第125师控制砥平里及其以南地区,保持杨平至砥平里公路;令第66军第198师占领龙头里、洪川以南之要点阵地,阻击美第2师、南朝鲜第8师的进攻;联司令人民军第5、第2军团于横城至神林里地区就地展开防御,以掩护志愿军主力集结和寻机歼敌。
  第42军主力和第66军第198师于2月2日晚出动,于4日和6日先后到达指定地区,第198师与人民军第5军团取得了联系,人民军第5、第2军团也就地完成展开,阻击敌军的进攻。人民军第3军团则迅速从金城地域前调。
  志愿军第39、第40、第66军主力经紧张准备后,于2月5、6两日相继出动,第39军从高阳地区出发,第40军从东豆川地区出发,第66军主力从金化地区出发,向80~130公里以外的洪川以南、砥平里以北地区开进,经几个夜晚急速开进,9~11日先后到达预定集结位置,进行攻击准备。第40军位于横城西北贡谷、花田里、桃源里地区;第42军主力位于上古论里、上桂良地区;第66军位于横城东北博只坪、堂巨里地区;第39军位于白安里、儿柴里、龙头里地区。
  志愿军主力出动后,彭德怀即考虑主力围歼哪部分敌军更有利的问题。2月7日,南朝鲜第5、第8师和美第2师2个营进至横城以北10余里及东西一线;美第2师第23团及法国营及美第21团1个营被志愿军第42军阻于砥平里,并继续北向广滩里、龙头里推进,可能先于志愿军主力到达广滩里、龙头里。而志愿军主力最早才能于2月10日全部到达上述地区集结。如果志愿军主力能按时到达指定地区集结,那么是集中第66军和人民军第5、第3军团在第39、第40军协同下,歼灭横城以北南朝鲜第5、第8师?还是集中第39、第42军先打砥平里、广滩里的美第2师第23团等部然后再打横城之敌?还是打砥平里之敌同时以第40、第66军和人民军第3、第5军团打横城之敌?以何者为好?2月7日14时,彭德怀致电邓华并有关各军及韩先楚和第38军征询意见。
  2月8日10时至14时,第38军、第42军、韩先楚、邓华先后回电,表明了各自的意见,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主张各异。
  此时,砥平里地区和横城地区两处敌军都已突出,有利于志愿军歼击,但以志愿军现有兵力尚不能同时攻歼两敌。先打何处则各有利弊:如先打砥平里之敌,可直接震撼“联合国军”在西线的主攻集团,有利于减轻西线志愿军第38、第50军的压力,并可使第39、第40军少走些路,减少疲劳。但砥平里是美军5个营,比较集中,战斗力较强,并做了工事,不易迅速将其分割歼灭。攻击发起后,如一昼夜不能解决战斗,利川以南之英第27旅、南朝鲜第6师及原州、堤川之美第2师主力和第7师均可来援,横城以北之南朝鲜第5、第8师与在原州东北下安兴里之美空降第187团也可策应西犯或北犯。如两昼夜不能解决战斗,则四面水原方向之美军也可能抽出2至3个师支援。这样,态势将对志愿军和人民军极为不利。横城之敌虽多,但战斗力弱,又处于运动中,态势突出,两翼暴露,有利于志愿军主力在人民军配合下围歼,初战将其打动打乱的把握较大。经过权衡利弊,联司首长决定:首先歼灭横城之敌,如攻击得手,再向原州、平昌及该线以南扩张战果,万一不利时,也可控制洪川地区,有利于尔后作战,11日黄昏至迟12日黄昏开始攻击,由邓华依据情况具体部署实施之。
  2月9日14时,邓华决定集中第40、第66军全部、第42军主力及第39军1个师,共9个师歼灭横城以北地区南朝鲜第8师和美军1个团,要求各部于10日前集结完毕,11日17时发起攻击,具体部署是:
  第42军(欠1个师又1个团)指挥第39军第117师并配属炮兵第25团1个营,在沓谷岘、丰水院地段,从西北方向向横城及横城西南攻击。以第124、第117师经上物安里、都仓村,向横城西北鹤谷里、上下加云方向进攻,切断南朝鲜第8师南逃退路,并向横城攻击;以第125师(欠1个团)前出至横城西南介田里、回岩峰地区,阻击原州方向可能向北增援之敌,并向东策应第66军作战。
  第40军配属炮兵第44团2个营、第29团2个连,在洪川、横城公路以西丰水院、大三马寺地段攻击,歼灭横城西北丰水院、梨木亭、广田地区南朝鲜第8师部队。
  第66军配属炮兵第40团、第29团2个连,在大三马寺、三巨里地段攻击,其第196师经横城东北弓川里向横城东南方向攻击,首先攻占德高山、曲桥里,与第42军第125师构成合围,切断横城之敌南逃退路,阻击原州之敌向北增援;第197师从大官垈里向横城东北红桃山、国士峰攻击,歼灭该地之敌;第198师由横城以北之五音山向雉洞、草塘方向攻击,坚决歼灭该地之敌。
  第39军(欠第117师)为战役预备队,配置在龙头里东南地区,保证主力右翼安全,战役发起后,逼近并监视砥平里之敌,如敌南逃,则应以勇猛动作截歼之。第42军第126师和第125师第375团仍控制注邑山及砥平里以北地区,继续钳制砥平里地区之敌,并受第39军指挥。
  另人民军金集团决心以第3、第5军团,在三巨里至乌项里15公里地段上实施反击。首先歼灭横城东北釜洞里、于屯里之南朝鲜第5师一部,然后向横城东南鹤谷里、乌原里方向突击;以带2军团配置于自主峰、泰岐山地区继续防御,积极钳制敌人,阻止南朝鲜第7、第9师西援。待反击成功后,各军团继续向平昌、宁越方向发展。
  为求得这次作战全胜,邓华同时向各军下达了战役指示,内容如下:
  此次战役,我军集中九个师的绝对优势兵力,以层层切断分割围歼横城及其以北地区之敌军四个团(美军一个团,伪军一个师),根据客观情况,我们是完全有把握取得全胜的。关键则在于六十六军主力迅速进至横城以南断敌退路和四十二军主力将伪八师向横城逃窜的退路截断,及四十军和一九八师亦应以勇猛动作从正面侧面同时各个分割歼灭敌人,以求得速战速决,连续扩大攻势。为此,在战役上宜特别注意以下几点:
  (1)除四十二军情况较熟悉外,其他各军均才赶到,对地形、敌情均不明了,对作战是有直接影响的。各部必须抓紧时间,迅速查明当面敌人分布、火力配备及工事建设情况,选好当前攻击目标及向纵深穿插道路与调整自己的兵力、火力等,以便战斗发起后能更顺利发展。
  (2)不论在战役上战术上均应将敌分割,集中优势兵力迅速各个歼灭敌人,组织向敌攻击时必须选择在敌人的侧后或接合部,担任迂回各部,应不顾沿途敌军阻击(以少数兵力、火力驱逐或监视之),主力迅速向预定目标猛攻,才能截住敌人。
  (3)必须特别注意各种火器的组织使用,绝对争取局部的和短促火力优势,掩护我步兵攻击。一般的从正面攻击的部队,必须将军的野榴炮参战配合。迂回部队亦应设法携带山炮及很好地组织团炮兵火力直接支援步兵。
  (4)要有充分的白天作战的准备,估计一个晚上不能解决战斗,必要的情况下,白天必须作战(与敌交错混战下,敌机亦不易辨识),才能迅速彻底歼灭敌人。
  (5)现在敌人已注意对制高点山头的攻夺,我各攻击部队,抢占制高点后,以少数兵力控制并迅速构筑简单工事,随时准备打击敌人的反扑。
  (6)各部应组织精干小部队,插入敌人阵地后方,专门打敌人炮兵阵地,以侦察队深入敌后破交袭敌。
  各军据此指示精神,在到达集结位置后,进行5~17小时(第42军进行了近40小时)的准备。志愿军政治部于2月10日,发出了政治动员令,指出:“第四次战役的主攻就要开始了。这个任务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要求我们必须胜利才行。因为只有胜利才能巩固已得的阵地和三个战役的战绩,只有胜利才能挫败敌人进攻的气焰和增加敌人内部的矛盾,只有胜利才能继续提高中朝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胜利信心,只有胜利才能争取休整补充的机会和争取最后消灭敌人的准备时间。这个战役关键的重要性,凡我全体指战员必须清楚地认识,务以全力争取这个战役的全部胜利。”动员令分析了这个战役能取胜的有利条件,对担任防御、突击、阻击、打援等不同任务的部队,分别提出了要求,要求根据战役的意图和各自担负的任务,坚决执行命令,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困难,争取新的胜利,并特别注意俘虏政策、群众纪律,号召志愿军与人民军进行打胜仗比赛。彭德怀同时将这一动员令批发人民军各军团。
  1951年2月11日17时,邓华集团按计划从西起居瑟峙东至三巨里约33公里的地段上,发起了横城反击作战。
  邓集团各军经过时间不等的短时间火力急袭后,先后发起攻击。
  第42军发起攻击后,第124师迅速攻占上物安里、石子洞,歼敌1个搜索连又击溃敌1个营,为第117师和第125师打开了前进道路。至2月12日晨进占广田,并与第40军第118师一部会合,先后又歼敌800余人(包括歼炮兵150余人,缴获榴弹炮6门),击溃敌军4个连,截断了南朝鲜第8师部队与横城的联系。该军指挥的第117师,一夜前进30公里,至2月12日6时30分,前出到鹤谷里、夏日地区,完全截断了南朝鲜第8师南逃退路和横城之敌北援的道路,并歼由石子洞南逃之敌l000余人。第125师于2月12日10时进至横城西南介城、同岩峰,截歼横城南逃之敌一部。
  第40军发起攻击后,右翼第120师迅速攻占圣智峰和梨木亭,在两地各歼敌一部。左冀第118师迅速进占广田,一部与第42军第124师会合,构成了对横城西北之敌的合钳,至2月12日8时,先后歼敌1300余人,缴获汽车100余辆、击毁美军坦克3辆。
  第66军于2月11日9时发起攻击,第198师于2月12日晨攻占草塘,歼敌1个炮兵连,击毁美军坦克3辆,共毙俘敌200余人。第197师于2月12日6时,先后攻占红桃山,一部攻至国土峰以北,共歼敌170余人,另歼南朝鲜第3师1个营大部。第196师至2月12日晨先后占领大官垡里、阳地村、新村,沿途歼敌200余人,并协同第197师毙俘敌100余人。在攻击发起前,邓华即两次严令第66军坚决完成任务。攻击发起后,邓华于2月11日18时,令第66军“主力应向横城以南急进,务必于明(十二)日拂晓前将横城南逃敌退路切断”。但由于该军准备不足,发起攻击较迟,又因有的部队途中受阻和失去联络,致未能按规定时间到达曲桥里切断横城之敌南逃退路,加之第125师阻截不及时,致使在横城的美第2师一部、南朝鲜第8师师部和南朝鲜第3师大部,得以逃脱。
  至2月12日凌晨,横城以北南朝鲜第8师3个团已被志愿军全部包围分割。至8时已大部被歼灭。8时南朝鲜第8师2个营和美军一部在美军空军掩护下企图突围,被志愿军第117师阻于夏日地区,10时30分横城之敌2个营在飞机、坦克和炮兵的支援下,企图挽救被围的南朝鲜第8师残部,被志愿军第117师击溃。第117师经简短准备后,进行3个多小时的作战,至当日21时,将被阻于夏日的南朝鲜军2个营全歼,计毙伤俘敌2300余人,击毁和缴获汽车200辆。当晚22时第66军第196师进至曲桥里,歼灭南逃之敌一部。
  在志愿军横城作战的同时,人民军金雄集团第3、第5军团在横城东北的之荃村里、下琴台里向釜洞里、花田星、铜山地区之敌发起进攻,于13日进至横城东南之鹤谷里、乌原里、下安兴里地区,歼灭了南朝鲜第3、第5师各一部,有力地配合了邓华集团反击作战的胜利。
  至13日凌晨,横城反击作战结束,全歼南朝鲜第8师3个团、美第2师1个营、美军和南朝鲜军4个炮兵营,另歼南朝鲜第3、第5师各一部,共歼敌1.2万余人(南朝鲜第8师第10团团长被击毙),缴获各种炮(含60毫米口径追击炮)139门、火箭筒122具、各种枪6200余支、坦克7辆、汽车550辆。志愿军损失各种炮21门、各种枪1232支,作战减员4141人,敌我伤亡(含失踪、被俘)对比为3.72:1。横城地区反击作战的胜利,使“联合国军”在东线后撤26公里,打击了其反扑的锋芒,对减缓其在全线的反扑起了一定的作用。
  横城地区反击作战,是志愿军连续进行三次战役以后未得休整和补充的严重困难条件下,主力由刚刚展开休整而紧急转入作战准备,并且是远距离开进进行的一次作战。这次作战取得胜利,在作战指导上有如下几个特点:
  第一,志愿军恰当地选择了攻击目标。志愿军主力从休整地域出动后,在横城和砥平里均出现了歼敌有利机会,但砥平里之敌主要是美军,兵力集中,战斗力强,如志愿军两昼夜不能解决战斗,其东、南、西三面的美军和南朝鲜军均可实施增援,将使志愿军处于十分不利的态势。而横城之敌主要是南朝鲜军,战斗力弱,志愿军有一次包围歼灭其1个师的把握。于是彭德怀在征求邓华、韩先楚两位前方指挥员和各军的意见后,经慎重考虑,确立了先打横城之敌的决心,作战的结果圆满实现了预定的歼敌决心。
  第二,集中了绝对优势的兵力和尽可能多的火力。虽然预定歼敌目标只有南朝鲜军1个师和美军1个团,但志愿军为更有把握歼灭敌人,则集中了4个军共11个师(欠1个团),总兵力约12.5万人,担任攻击的部队9个师(欠1个团)约10万人,而横城地区的敌军为南朝鲜军1个师又1个团和美军1个团,共约2万余人,志愿军占有4倍以上的兵力优势。而在主要突击地段上横城西北,则集中了6个师,占有7倍以上的兵力优势。志愿军各种火炮(含迫击炮)679门、火箭筒285具,敌军各种火炮555门、反坦克兵器930门(具)、坦克数十辆。志愿军在火力上虽不占优势,但已尽了最大可能。从而更有把握实现歼敌目标。
  第三,实现了发起攻击的突然性。李奇微发起全线反扑后,集中美英军主力于西线向汉城方向攻击,志愿军将计就计,以第50军和第38军在西线汉江南岸顽强防守,钳制美英军主力。“联合国军”以为志愿军的主力在汉城方向,横城地区只有人民军在防守,因而美第10军指挥的部队敢于大胆在东线向北推进。志愿军主力从休整地区出动后,隐蔽开进,并边开进边部署,到达攻击出发地仅5~17小时,就发起攻击,完全达成了突然性。
  第四,采取了战役上多层迂回包围和战术上分割包围的战法。在部署上,以第42军第125师和第66军第196师构成外层迂回包围,以第42军第124师和第40军构成内层包围,并以第39军第117师进行战役分割。各师在完成战役上的分割包围外,还采取战术上的分割围歼,将被围之敌分割成若干小块而歼灭之,并且注意捣毁敌军炮兵阵地,使其步兵失去火力支援,从而使作战取得圆满结果。
  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中对于横城作战也作了描述,他说:“我们被迫又放弃一些地区,在中共军队的进攻面前,美第2师又一次首当其冲,遭受重大损失,尤其是火炮的损失更为严重。这些损失主要是由于南朝鲜第8师仓皇撤退所造成的。该师在敌人的一次夜间进攻面前彻底崩溃,致使美第2师的翼侧暴露无遗。南朝鲜军队在中国军队打击下损失惨重,往往对中共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脚踏胶底的中共士兵如果突然出现在南朝鲜军队阵地上,总是把许多南朝鲜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1]

[1] [美]马修·李奇微:《朝鲜战争》.12l页,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1983。

 
 
横城反击战战场


参加横城反击作战的志愿军官兵宣誓:“坚决消灭敌人”


横城反击战


某部涉过蟾江向横城敌侧翼穿插


横城反击战中的某部战士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