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砥平里战斗

您当前位置: > 经典之战 > 砥平里战斗
 
  砥平里,位于横城以西、杨平以东、南汉江以北。美第2师第23团、法国营、1个105毫米榴弹炮兵营、1个坦克中队、1个155毫米榴弹炮兵连、1个高射炮连,共6000余人,有榴弹炮24门、坦克21辆和迫击炮5l门,自1951年2月3日占领该地区后,以村庄为中心,已构筑环形防御地,并有设防要点。兵力部署除团部保留1个连、各营保留1个排为预备队外,其余全部兵力均部署在第一线,且以坦克配置在第一线的外围。志愿军主力在横城地区发起反击后,砥平里美军等开始动摇,有向南撤退的迹象。
  2月12日8时,彭德怀致电邓华并第39军军长吴信泉、政治委员徐斌洲,指出:“伪八师已大部就歼……战役口子已经打开,敌人可能动摇,应考志对卅九军主力及一二六师的使用[①],最好以一部于正面抓住砥平里之敌,将主力插至敌侧后去,乘敌撤退时,在运动中歼灭之。在横城地区之敌彻底解决时,卅九、四十、四二、六六军则应准备向原州、忠州方向扩张战果,具体部署由邓考虑决定之。”同日15时,联司令金雄集团向平昌、旌善扩张战果。
  志愿军当时估计,砥平里之敌有4个营,只有野战工事。2月12日,邓华令第40军第119师配合第39军主力和第42军第126师,准备于13日晚围歼砥平里之敌。2月12日晚,第42军第126师向砥平里以南曲水里地区插进,以切断砥平里之敌向梨浦里、利川方向的退路。第40军令第119师及第120师第359团,于12日晚进至砥平里东北之下高松、上加里地区。第39军令第116师从砥平里东南的三山里以西,向西插至丹石里地区,以切断砥平里通往骊州和通往文幕里的公路;13日晚,第115师一部进至加乃洞、三山里地区与第116师衔接,师主力进至砥平里以东桂良、松亭地区,准备阻击由原州、文幕里、骊州可能向砥平里增援之敌,并阻击从砥平里可能南逃之敌。
  13日,砥平里东南石谷里、梅月里地区的敌军已经南撤,志愿军第39军第116师已进至这一地区,砥平里以东上高松、石隅的敌军已回缩砥平里。鉴于此,为堵歼砥平里之敌,当日10时,邓华令第116师应即向注岩里前进,截断砥平里之敌向东南退路;第119师应逼近砥平里抓住该敌;第126师应插到砥平里以南截断其南逃退路,如已被抓住、截断,即准备黄昏攻歼之,如敌逃跑,各部即猛追之;第115师应靠近第116师,以便随时加入战斗,并加强向文幕里方向警戒。
  13日13时,邓华对歼灭砥平里之敌作了具体攻击部署:为争取时间抓住砥平里、望美里之敌,定于2月13日17时半开始攻击。以第40军第119师北面和东面向砥平里攻击,该师第356团从上高松由东向西攻击砥平里,第357团从广滩里由北向南攻击砥平里;以第42军第375团从黄巨里向砥平里东南的草旺里攻击,以该军第126师第376团和第377团从西面和西南面向砥平里攻击,第378团打梨浦里来援之敌。
  13日14时,邓华至电第42军、第66、第40军,决定以第42、第66军两军主力及第40军第120师,于13日晚抓住原州之敌并分割原州与文幕里之敌的联系。以第42军主力进至原州西南地区,截断原州之敌西向南文幕里和南向牧溪里的退路;第66军主力进至原州东北地区,破坏道路;第120师进至原州西北地区,并归第42军指挥。第117、第118、第198师在横城地区打扫战场,14日晚向原州方向行动。
  2月13日17时30分,志愿军各部对砥平里之敌发起了攻击。
  2月13日,砥平里之敌确曾动摇,美第23团团长和美第10军军长均曾建议在砥平里的美第23团等部于14日开始撤退,但李奇微认为:放弃砥平里势必使西面的美第9军右翼暴露,面临威胁。如果美第9军遭受攻击,不仅使正在进行的进攻收不到预期的效果,而且招致全线龟裂,同时丧失反击的重要据点。他的结论是:“敌军为这次攻势的成功,攻占砥平里是绝对必要的。因此,我军无论如何要确保砥平里。”于是李奇微当即下达了死守砥平里的作战命令。其要点是:美第10军以位于文幕里的美第2师第38团增援砥平里的第23团;美第9军将右翼南朝鲜第6师和英第27旅向砥平里和文幕里之间转移,封闭美第10军前面的间隙。
  如此,美第23团只好决心死守砥平里。此外,砥平里的部队并未减少,不是志愿军估计的4个营,而是4个步兵营、1个炮兵营又1个炮兵连、1个高炮连和1个坦克中队,总兵力6000余人,火力和工事均较强。
   志愿军当晚攻击部队6个团只10000余人,只有3个炮兵连支援作战,每门炮只20~30发炮弹,将砥平里之敌全面包围,次日晨,第39军第115师2个团也加入战斗。由于砥平里之敌防御工事较坚固,火力强,平均每门炮发射炮弹250余发。而志愿军攻击兵力、火力均弱,虽压缩了砥平里之敌的防守范围,歼其一部,并击伤美第23团团长,但未能将砥平里之敌根本打动。
  14日美军出动飞机,对砥平里外围的志愿军阵地进行猛烈轰炸扫射。同时,东调美骑兵第1师第5、第8团至梨浦,南朝鲜第6师至骊州、利川之间,英第27旅位于骊州、文幕里之间。14日10时,美骑兵第5团以汽车8辆,载步兵100余人,由梨浦里渡过南汉江企图增援砥平里,被志愿军第126师阻击在于龙里以南。黄昏,骊州、梨浦里敌600余人出援,分3路进至注岩里以南、内龙里、外龙里,被志愿军第116师第346团部队阻击。原州以北之敌仍在构筑阵地,未有撤退模样。因此,必须迅速歼灭砥平里之敌,以免在敌援兵到达后与敌胶着。
  2月14日,邓华调整了部署,以第119师全部、第126师1个团和第115师2个团共6个团,于当晚继续攻击砥平里;第39军第116师留1个团在注岩里打扫战场,阻击骊州援敌,主力向西攻占曲水里、切断砥平里之敌向梨浦的退路,堵歼逃敌;第42军第126师移至曲水里地区,控制有利阵地,坚决打击援敌。当晚,对砥平里再次发起攻击,第119师从北面,曾一度攻占凤尾山,第115师在南面至15日2时许攻进砥平里街内。由于砥平里美第23团等火力猛烈,并且地形太狭窄,志愿军兵力展不开,当夜虽予美第23团等部以重大杀伤,但仍未能解决战斗。
  15日,美骑兵第1师第5团增援部队进至曲水里。在坦克30余辆、飞机百余架次掩护下,向志愿军第116师和第126师阻援部队攻击,志愿军将其步兵击溃,歼敌100余人,但其坦克20余辆于黄昏突入砥平里与美第23团会合。由骊州方向出援的南朝鲜第6师和英第27旅的先头部队也抵近砥平里。这时,美骑兵第1师、英第27旅、南朝鲜第6师主力,在骊州、长湖院里已部署了纵深防御,东线美第10军也在原州、武陵里一线形成了新的防御。志愿军向原州西南发展进攻的各部在原州以北地区与敌形成对峙,金雄集团仍向平昌、旌善发展中。
  15日,邓华一面调整部署,准备于16日晚再攻砥平里,一面于当日13时致电彭德怀、朴一禹等,请示:“从整个情况来说,今晚继续攻砥平里原为有利,但准备来不及,又会形成仓促作战,故于今明两日进行准备,调整兵力、火力,决心明晚攻歼该敌,估计准备后再攻是可能将该敌歼灭的,但如明晚万一再打不下,攻势可能形成胶着,对我不利(因敌形成据点防御,我炮火又少)。如果打,则决心以三至四天时间,顶住敌人增援,彻底歼灭之。否则,将主力撤至横城以北,求得再从运动中歼敌如何?请示”。
  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及时分析了当时的战场形势,认为:如继续组织力量攻击砥平里之敌,即使能够攻克,就整个态势来说,再各个击破敌人,造成战役的有利形势,已慢了一步;除非我在攻克砥平里的同时,能够击溃并歼灭相当数量的援敌,我军主力能适时进至长湖院里以南地区,才能迫使敌人全线退却,但依现有敌我力量对比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小。因此,彭德怀于15日17时30分决定停止对砥平里之敌的进攻。
  2月16日拂晓前,志愿军进攻部队撤出战斗,前出至原州附近之各军也同时向北转移,向龙头里(砥平里北)至横城一线及北至洪川东西一线以南地区集结。至此,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作战结束。
  西线汉江南岸的第38军和第50军的部队,于2月16日和18日,也先后全部撤至汉江北岸。
  人民军金雄集团于2月19日占领平昌,逼近旌善,将南朝鲜第5、第7师压缩至堤川、宁越以北地区,威胁了敌人的侧背,有力地配合了正面作战,获得了联司的通报表扬。2月20日以舌,该集团各部也按联司统一部署,开始逐步向北转移。
  砥平里战斗之后,志愿军司令部、第39军、第40军等,都进行了检讨,总结了教训。综合这次战斗没有打好的主要原因是:
  客观上,志愿军连续经过三次战役,部队相当疲劳,兵员消耗很大,有些部队伤了元气,第三次战役后由休整被迫转入应战,各方面的准备均不充分,物资弹药供应不上,攻击火力弱,火炮少弹药不足,碰到“硬骨头”啃不动。
  主观上,一是有轻敌思想。由于横城以北战斗的迅速胜利,盘生了轻敌思想,认为原州、砥平里等处之敌可能逃跑,为了抓住原州之敌,赶快打掉砥平里之敌,从而仓促投入战斗。二是对砥平里之敌兵力估计不足,侦察不够,判断有误。认为砥平里之敌不到4个营,而实际有5个多营,6000余人的兵力,还有炮兵营和坦克中队等的火器,原估计为一般野战工事,实际已构筑了较坚固的防御阵地,有严密设防。不论从兵力上、火力上志愿军都不占优势,兵力对比,按战斗人数基本上是l:l,攻击兵力不足,参战炮兵只有3个连,并且弹药不足。三是兵力分散,建制混乱。由于打得很仓促,进攻前未进行充分准备和周密组织,攻击部队的建制较乱,4个师分属3个军的建制,并且主攻部队的战斗力多属二等、三等的团,有的在前几次战役中受过较重的创伤,未恢复元气。四是作战思想和战术不当。以为用第39军主力从南面一抄,以第119师从北面一压,南北夹攻就可将敌歼灭。用一般的野战指导方法和战术,没有打攻坚战的准备和战术。攻击部署缺乏重点,兵力分散,一个团打一面。先到的先打,后到的后打,攻击次数不少,战果不大,反遭失利。
  此次战斗的教训说明,对现代化装备、工事坚固之敌据点的进攻,战前必须有详细侦察,对敌情、地形、工事确切了解,充分准备,选好突破口,集中绝对的优势兵力、炮火,实施重点突破,特别要组织好火力和诸兵种的协同作战。平分兵力,火力分散,仓促进攻,不能奏效,
  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作战,从1951年1月25日开始至2月16日结束,共作战23天,毙、伤、俘敌2.2万余人,虽砥平里战斗受挫,但整个第一阶段作战仍取得了满意的结果。
  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的整个作战,是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被迫进行的,但在作战指导上则力求争取主动。在判明“联合国军”的进攻企图后,根据敌我双方情况,确定采取“力争停止敌人前进,稳步打开战局”的方针,坚持西防东打的作战决心,以部分兵力在西线汉江以南坚决防守,钳制美军主攻集团,掩护志愿军主力在东线寻找“联合国军”的薄弱环节实施反击,视情况扩张战果,一举取得了横城反击作战的胜利,使东线之敌全线南撤或动摇。在围攻砥平里连打两夜未能解决战斗,并且“联合国军”在东线已经形成新的防线,即便攻下砥平里,也难以停止“联合国军”的进攻的情况下,适时果断地停止攻击,全线转入运动防御,从而避免了同“联合国军”拼消耗,在被动的情况下,更加灵活地掌握了自己的主动。正如彭德怀后来在部署第五次战役时所说的:“我经过出击,胜利了,但胜利不大。砥平里未解决,即使解决了敌人也不会退,因我力量不够,敌纵深大。”[③]
 
[①] 此时第39军和第42军第126师均在砥平里以北监视砥平里的美军,第39军主力并作为横城反击作战的预备队。
[②] 参见韩国国防部编:《韩国战争史》,中译名《朝鲜战争》,第1卷.535页,牡丹江,黑龙江朝鲜民族出版社,l988。
[③]彭德怀在志愿军党委会议上的讲话,1951年4月6日。

 

砥平里战斗

  向敌机射击中的志愿军轻机枪手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