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 网友留言 / 网站公告
开馆时间: 9:00
停止入馆时间: 16:00
闭馆时间: 16:30
温馨提示:每周一闭馆
(法定节假日除外)
文物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物藏品 - 文物故事
坑道的守护神——志愿军第115师343团7连4班集体特等功、一级英雄班立功喜报

12.png

这件文物年代为1952年,质地为纸质,长37.3厘米、宽26.5厘米。印刷文字,竖排,上盖红色长方形“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十九军关防”印。

这件立功喜报是志愿军第39军司令、政治部命名115师343团7连4班为“222.9高地一级英雄班”并记集体特等功功臣喜报。提起这张功臣喜报,还得从抗美援朝战争阵地战时期的巩固阵地斗争说起。

故事发生在1952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巩固阵地斗争的作战中。

1952年6月,“联合国军”惧怕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朝鲜战争爆发两周年之际发动攻势作战,为了破坏志愿军可能的进攻准备,并对志愿军4至5月间挤占阵地活动进行报复,于6月12日开始,以美第45师和南朝鲜第6师为主,其他各师配合,向志愿军前沿阵地发动了名为“回击行动”的进攻。

1952年7月18日,志愿军第39军115师343团7连4班进入前沿阵地,担负坚守铁原以西222.9高地东无名高地(亦称老秃山)的任务。

21日20时,美军第2师23团以猛烈炮火轰击老秃山,21时,美军以2个排的兵力在炮火支援下,向志愿军第39军115师343团7连4班坚守的老秃山发起攻击。

4班战士跃出坑道,向冲上阵地的美军猛烈射击。班长刘佐才在击毙一名美军指挥官后,趁着美军混乱之际,带领全班实施反冲击,又击毙美军50余人,打退了美军的进攻。

22日1时,美军又以1个营的兵力向老秃山发起攻击。4班沉着应战,待美军进至阵地前30米处猛烈开火。机枪手王义跳出堑壕,端起机枪勇猛扫射;战士张永和接连投出20多枚手榴弹,将美军炸得血肉横飞。4班在连、排火力的支援下,击毙美军200余人,牢牢地矗立在老秃山阵地上。

22日的早晨,天空阴沉沉的,周围的山峰都淹没在乌云里。不甘心失败的美军调整战术,调来飞机对老秃山进行毁灭式轰炸。老秃山阵地上的大石头被炸成了小碎石,小碎石被炸成了砂砾。山上的硬土被炸成齐膝深的干土面儿。敌机一飞走,4班战士就从山腰的坑道里来到前沿阵地,挥舞钢锹重新修筑被炸毁的工事。

上午10点左右,天下起了雨。班长刘佐才来到正在构筑工事的副班长倪祥明跟前说:“副班长,回坑道休息一下吧。” 倪祥明说: “班长,下着雨,美国鬼子不会来扔炸弹了,雨水和成泥,正好装麻袋修工事呀!”。刘佐才一听有道理,又指挥战士们继续修起工事来。为了抓紧时间构筑工事,4班战士们中午吃了点干粮,又紧张地投入到修工事中。

天渐渐黑下来,副班长倪祥明与修工事的4班战士们回到坑道里。因为没有火,4班战士们晚饭只吃了凉水泡干粮。构筑了一天的阵地工事,战士们都累得精疲力尽。吃过饭后,战士们穿着湿漉漉的衣服,互相挤在一起,逐渐进入梦乡。此时,副班长倪祥明却睡意全无。他看着坐在坑道口值班的班长,想起几天前自己向党支部递交的入党申请书,心潮澎湃,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也应该像班长那样吃苦在前,争取早日成为一名真正的中国共产党员。于是,他来到坑道口,轻声说:“班长,让我来守洞口,你睡一会儿吧。” 班长刘佐才说:“我已眯过一会儿,你去睡吧。”倪祥明无奈,于是又爬到另一个坑道口,小声说:“排长,让我来守一会儿洞口。”排长说:“不行,快去睡觉,服从命令”。倪祥明去几个坑道口的哨位上看一遍,没一个人让他值班,只好又回到4班的坑道口,鼓起勇气对班长说:“班长,在坚守老秃山的战斗中,请组织考验我,看我的实际行动” 。“好、好、好。”党支部委员、班长刘佐才连声说好。

倪祥明对班长刘佐才说:“班长,反正睡也不着,咱俩去查查哨吧!”。俩人来到哨位上,侧起耳朵迸住呼吸注视着黑黝黝的山谷。在寂静的夜晚,他俩忽然听到山下传来石头的碰击声夹杂着铁器的叮当声。俩人不放心,班长抽出一颗手榴弹,向山下掷去。在手榴弹爆炸的火光中,他们看见黑压压的美军正在向山上爬。“敌人上来了!”2排长听到倪祥明的喊声,连忙率领坑道中的战士,分三个组进入工事。顷刻,机枪、步枪、手榴弹一起对着爬上来的美军猛打。20多米外漆黑的山坡上,闪着手榴弹爆炸的火光。美军倒下一批,又吆喝着爬上来一批。看来美军决意要占领老秃山,在4班的手榴弹的爆炸声中,仍拼命往老秃山上冲。2排长一看美军来到工事前,纵身跳出交通壕,抱着两束冒着青烟的手榴弹扑向美军。

倪祥明看见战友王义、葛方明等人都受了伤,顿时怒火万丈,他像头咆哮的雄狮,端着机枪扫向美军。美军在他的弹雨中倒下一批又一批。忽然,手中的枪不响了,他忙奔到子弹箱跟前,一摸,没子弹了。他镇定一下,扔下机枪,把手榴弹箱拉到跟前。一颗又一颗手榴弹从他手中飞向山下,炸得美军鬼哭狼嗥。

美军不甘心失败,兵分成两路,拼命地往倪祥明坚守的工事冲来。倪祥明怒目注视着美军,叉开双腿,把一颗又一颗手榴弹向两边的美军轮番投去……。就在这时候,主阵地的火力支援开始了,美军像受惊的羊群溃退下去。

趁这个空隙,倪祥明纵身跳到王义的工事里,着急地问:“打得怎么样?”王义仄歪着身子躺在工事里,心情沉重地说:“葛方明的脚被炸伤了,排长和傅显宗都牺牲了。”

这时,进攻的美军越来越多,团团围住老秃山,一个劲儿地往山顶涌,轻重机枪、手榴弹像狂风暴雨似的倾泻过来。滚滚的硝烟淹没了老秃山。倪祥明领着周元德钻进突出在山坡前面的地堡里。一群美军已经冲到地堡前,倪祥明忙用机枪射击,然而没有子弹了,只得钻出地堡用手榴弹打击美军。美军像波浪似的汹涌而来,倪祥明与周元德将手榴弹一颗又一颗掷入敌群,敌人死伤惨重。

倪祥明与周元德已不知打退敌人多少次进攻了,直到一箱箱手榴弹打光,才知道情况严重了。二人一合计,决定撤进坑道继续战斗。坑道里躺满了伤员,葛方明、王义都负了重伤,一动也不能动。班长刘佐才头部受了重伤,昏昏沉沉地躺在坑道的地上。倪祥明来不及多想,把坑道里的手榴弹全部收集起来,与周元德、宋成久来到了坑道口。

三人刚到洞口,同时看见不远处的交通壕里有几个黑影向坑道口冲来。倪祥明来不及命令周元德、宋成久战斗,拿起手榴弹,纵身一跃,扑向美军。美军一看只有倪祥明一个人,嚎叫着扑上来。倪祥明一闪身,后退一步,举起手榴弹对准前面一个美国兵的脑袋狠劲地砸下去,美国兵仰面栽倒了。但是,另外4个美军一齐扑上来,两个抓住他的左右手,两个抱住他的腿,五个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团。

周元德忙叫宋成久守住洞口,自己奔向厮打的地方。他用手榴弹对准压在倪祥明身上的美军的脑袋猛击,美军怪叫一声松开了手。坑道口的叮当声,衣服的撕裂声,美军的惨叫声,把刘佐才从昏迷中惊醒过来。他竭力想挣扎着坐起来,然而身子仿佛不是自己的。突然,他听到倪祥明的高喊声:“班长!我跟敌人拼上了!”刘佐才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事,咬紧牙关,一点一点往坑道口爬。与此同时,高亢的呼声传进洞里:“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老秃山上雷鸣电闪般的枪声停止了,燃烧的大火熄灭了,滚滚的烟雾消散了。战友们打开手电筒,看见倪祥明和周元德安详地躺在布满碎石弹片的交通壕沿上,他们的身下,各压着一个血肉模糊的美军尸体。离他们不远处,横挺着三个美军的尸体,呲牙咧嘴的,显得狰狞而丑恶。

当美军再次逼近坑道时,身负重伤的班长刘佐才和一名战士,凭借坑道打退美军3次攻击,守住了坑道。23日拂晓,第7连在炮火支援下,乘美军立足未稳实施反冲击,恢复了表面阵地。战后,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司令、政治部命名115师343团7连4班为“222.9高地一级英雄班”荣誉称号,并记集体特等功,颁发功臣喜报;追授倪祥明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并追记特等功;追认周元德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记一等功;班长刘佐才记一等功。

 


您是第 9010841 位访问者

本网站文字、图像、音视频资料版权及最终解释权归抗美援朝纪念馆,

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允许,不得引用和翻录,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版权所有:抗美援朝纪念馆     技术支持:鸭绿江网络  辽ICP备10202232号-1